E小說 > 科幻小說 > 諸天之從新做人 >章節目錄第五百零七章 國師,可敢接我一劍?
    玄悲絕決悲壯的邀戰,正中鳩摩智下懷。

    若說他進這牟尼堂之前,還抱有幾分以物易物的僥幸,可看到玄悲也在時,這份僥幸就徹底破滅了。

    他拿出三本秘籍,目的就是為了引得玄悲出手,而玄悲是天龍寺的貴客,天龍寺諸僧勢必不會袖手旁觀。

    如此一來,鳩摩智就可以一展自己的絕世武功,橫掃當場,然后直接強勢取走六脈神劍劍譜,功成身退。

    這就是鳩摩智打的好主意。

    不得不說,因為鳩摩智不擅陰謀算計,所以這個計劃略顯粗糙,但也算是有勇有謀了。

    只可惜,他的計劃注定不可能成功。

    因為在場中不但有個天命之子段譽,還有個無敵掛逼何邪。

    果然,事態發展一切都在按照鳩摩智所預料的進行。

    哪怕玄悲的內力其實高過鳩摩智,但他依然不是鳩摩智的對手,十五招之后,便敗在鳩摩智的多羅葉指之下,打得玄悲口吐鮮血,受了不輕的傷勢。

    天龍寺諸僧不樂意了,他們肯定不能坐視玄悲被鳩摩智所殺,于是包括段正明這個本塵在內,五本齊出,圍攻鳩摩智。

    鳩摩智藝高人膽大,怡然不懼,以自身看家本領火焰刀對敵,而五本各練有一脈六脈神劍,也以六脈神劍對敵。

    一時間,牟尼堂內火焰橫空,劍氣縱橫,雙方你來我往,打得好不熱鬧。

    但鳩摩智不愧是天縱奇才,武功高超,不到半柱香時間,五本便逐漸不支,最后更是被鳩摩智以深厚內力,齊齊掀翻在地!

    枯榮禪師終于忍不住出手了,一指點出,總算逼得鳩摩智退了半步。

    鳩摩智雖被逼退,但卻無半點沮喪,只因雖挨了枯榮禪師一指,卻也被他窺探出對手的虛實。

    如今玄悲和五本各有傷勢,已不足為懼,若枯榮禪師的武功上限就是剛才那一指,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一時間,鳩摩智大為得意。

    他冷笑著,輕輕踱步,不屑道:“枯榮大師的禪功非同小可,小僧佩服。但是慕容先生當年所仰慕的,是六脈神劍的劍法,卻不是六人各施展一脈的劍陣!哼!看來六脈神劍,已經無用武之地了!

    此言一出,在場諸人盡數色變,但敵強我弱,又徒之奈何?

    一時間,天龍諸僧也同之前的玄悲一樣,各個面露悲壯和決絕之色。

    “阿彌陀佛!”

    本因方丈長吟佛號,沉聲緩緩道:“劍法也罷,劍陣也罷,國師今日,果真執意要與我天龍寺為難嗎?”

    “哈哈哈……”鳩摩智仰天大笑,突然一拂袖,“大師此言差矣!小僧循規蹈矩前來拜訪,雖有所求,卻也非空手而來。只要貴寺同意交換六脈神劍劍譜,小僧又豈敢得罪諸位高僧?”

    說到這里,鳩摩智面色突然轉冷:“只是今日先有少林玄字輩高僧挑釁小僧在先,被小僧所敗,天龍寺諸位高僧又強出頭,以多打少也罷了,枯榮禪師竟在背后突施冷箭,偷襲小僧!”

    “說少林玄悲大師是客,小僧難道不是客嗎?天龍寺如此偏頗,到底是別有用心,還是對我吐蕃心存歧視?小僧倒要問一句,這就是天龍寺的待客之道嗎?”

    “諸位高僧圍攻小僧一人,這便是大理段氏和少林寺前輩高人的風范嗎?”

    “說小僧為難諸位?諸位反咬一口,如此欺壓小僧,小僧雖鄙薄,卻也不畏強權,今日,反倒要向爾等討個公道!”

    這一番話,說得那叫一個慷慨激昂,義憤填膺,說得無論是玄悲還是天龍諸僧,都羞惱不已,卻無從反駁。

    就連何邪身后的段譽,也覺得自己一方今日所為頗為不齒,臉紅耳赤,不知如何是好。

    鳩摩智冷笑著,睥睨四顧。

    論起嘴炮,鳩摩智表示,在座的都是渣渣。

    “阿彌陀佛!”枯榮禪師緩緩開口,”明王機辯之術,也算天下無敵了。明王雖照足規矩拜訪,卻也掩蓋不了惡客登門的事實。今日我天龍寺以六敵一,的確是勝之不武,輸之不齒,但我們并非是和明王單獨比武爭雄,而是保經護寺,就算今日天龍寺八百僧侶皆血濺當場,那也沒什么!

    枯榮禪師說的堅決無比,使得羞愧不已的眾人神色立刻重新堅定起來。而鳩摩智卻是面色一變,眼中閃過一絲怒色,他沒想到,這老和尚如此固執,竟寧為玉碎,也不為瓦全。

    “好個強詞奪理的得道高僧!”鳩摩智怒道“今日小僧總算見識了天龍寺的門風,既然大師不肯給小僧個公道,那小僧就只好自己來討了!”

    話音未落,鳩摩智突然雙掌合十,頓時真氣凝聚于他雙掌之間,隨即他輕喝一聲,向前一步,雙掌齊齊推出,頓時六道無形勁氣激射向五本和枯榮禪師。

    六人齊齊施展六脈神劍應對,大戰頓時再起!

    “這番僧好蠻橫不講理!”段譽忿忿道,“不過他太厲害了,今日,怕是我段氏要栽了!大哥,我身為段家子弟,絕不甘心受人欺凌,今日說不得也要血濺當場,保全我段氏尊嚴。此事和大哥無關,大哥你這就先行離開!”

    何邪心里有些好笑,這小弟還是有些小心機的。

    他似笑非笑瞥了眼段譽,道:“有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你只怕想死都難!

    段譽被何邪穿透人心的眼神看得老臉一紅,頓時嘿嘿一笑,道:“小弟這不是沒什么經驗嗎?人家手一抬,小弟就怕得要死,頭腦一片空白,大哥,正所謂虱子多了不怕癢,反正我欠你的,這輩子也還不完了,也不多這一次,對不對?”

    “你呀……”何邪搖搖頭,“這次事了,我再傳你一套劍法,若是再見你時,你依然沒有一個武人該有的心態,就別怪我這個當大哥的不客氣了!

    段譽脖子一縮,剛要說話,便聽場內突然發出數聲慘叫。他心中一驚,急忙向中間看去,就見五本再次被打翻在地,各個口噴鮮血。

    就連枯榮禪師也渾身顫抖,顯然受了不輕傷勢。

    不過和原劇情不同的是,由于這次有何邪坐鎮于此,眾人對他獨斗三大惡人的戰績都很清楚,也對他的性格有所了解,所以哪怕到了這時,他們仍未徹底絕望,枯榮大師自然也不急著徹底燒了六脈神劍劍譜。

    “哈哈哈……”場中,鳩摩智在狂笑,“天龍寺不過如此,六脈神劍在爾等手中,當真是令寶珠蒙塵!枯榮禪師,事到如今,你還有什么好說的?”

    錚!

    恰在此時,一聲劍鳴,響徹牟尼堂,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眾人循聲望去,便見何邪不知何時已起身,如松站立,屈指彈劍。

    “國師,可敢接我一劍?”

    何邪微笑道。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