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玉虛天尊 >章節目錄第一百四十章前塵往事(第三更)
    “哈哈……哈哈……就憑你們這些螻蟻也想阻攔老娘?”

    “顓臾啊顓臾,你縱然蓋壓一世,但也難料我在幽世絕處逢生吧?在義兄幫助下,老娘還能重返陽世證道!

    囂張的笑聲回蕩在天際,隨后又有一道金色光柱轟向任鴻和夏凌。

    “你們這對奸夫**,去死吧!”

    看到光柱,任鴻猛地抓起夏凌小手。

    女仙先是一驚,卻聽任鴻急切道:“快,把你的法力注入小樓飛仙圖!

    傅書寶也在旁呼喊:“對,師姐利用飛仙圖的道韻,設法斬出天外飛劍!

    夏凌面色猶豫,她心知自己跟小樓飛仙圖無緣。但此刻也只能硬著頭皮,在任鴻一起將手按在仙圖上。

    仿佛感受到夏凌身上的清霄真元,也似是受到任鴻的引導,小樓飛仙圖再度射出一道白芒。

    不過這道白芒光輝暗淡,并未抵消天空中的金光,而是引金光射入山谷,將整個山谷崩毀。

    任鴻趁此機會,拉起夏凌,扛起小樓真人就跑。

    雷凌子也提著自家師弟,施展雷遁溜走。

    “怎么又是這樣!”傅書寶被提著衣領,觀察山谷毀滅的程度。

    在善萊菩薩這一擊中,山谷徹底崩毀,露出底部深不可測的幽淵。

    “跑?你打算往哪跑?”天空中的曉月望海此刻已凝成飛鳥之形。

    神鳥背部升起蓮座,端坐一尊面目兇惡的菩薩。

    菩薩法身已成!

    女菩薩伸出芊芊玉手,仿佛貓戲老鼠一樣,一根手指點向逃出山谷的任鴻和夏凌。

    轟隆——轟隆隆——

    不知何時,海濤聲越來越近。

    “海?”善萊菩薩笑容一頓,猛然想到某件事,立刻看向山谷下的幽淵。

    這幽淵連同幽世,是陰陽兩界的通道。但不知為何,這陣奇異的海濤聲正從幽淵中響起,孕育某種強橫的劍意。

    “不可能!是他?他不是飛升了嗎?他什么時候留下的劍痕?”善萊菩薩想到自己的大敵,露出驚恐之色。顧不得追殺任鴻,菩薩法身駕馭神鳥,不斷向九天之上飛去。

    “任鴻快走!”鈞天仙靈也瞧出不對勁:“那座山谷根本不是天然形成,而是某位劍仙劈出來的劍痕!”

    似鳳鳴,似龍吟,冰藍色劍光從幽淵深處爆發,狠狠斬向天空中的兇鳥。

    接著是天空中哀嚎的鬼禽之聲。

    星魔此刻已經逃到山外,看到山內爆發的劍光,僅僅劍氣余波擴散,便徹底破滅萬鬼,甚至絞殺入幽世摧毀鬼蜮……

    “我去——這么兇嗎!”星魔嚇得祭起星神劍,索性直接逃出千里。

    任鴻懷中的玉尺冒出一縷縷仙光護體,為任鴻擋下劍氣余威。

    “這股劍氣有點熟悉,我好像在哪見過……”仙靈苦苦思索,任鴻駕馭青龍帶著夏凌和小樓真人沖出黑山。

    這時,他在天空中看到黑山全貌。

    整座黑山形似一頭匍匐的大鳥,而那道劍痕正從大鳥脖頸砍下,形成一道致命傷。

    “這鳥——”他靈機一動:“莫非這鳥跟善萊菩薩有關?”

    任鴻二人落到山腳下,來到最開始的村鎮,跟赫胥晨等人匯合。

    “道友,你們救回來了?”

    看到昏迷的小樓真人,赫胥晨立刻掏出仙丹給他服用。

    檢查傷勢后,赫胥晨對玉傳觀眾人說:“還好,只是精氣衰敗,性命無礙。唯一可惜的是……”

    剛才若小樓真人一鼓作氣,說不得已經跨入道君之列。

    “失去這個機會,師兄恐怕要再苦修一段時間了!

    宋觀主搖搖頭:“師尊活下來就好!

    眾人匯合,望著黑山中的劍氣,以及天空之上的鳥鳴。任鴻問:“諸位誰認得這道劍意的來歷?”

    “這道劍意我不清楚,但我清楚善萊菩薩是怎么逃入楊陽世,又如何布置證道進程的!

    赫胥晨掏出一塊殘破的石板,根據歲月痕跡,至少是千年前的古物,上面依稀還能辨認一些文字。

    “怪了,這些日子都是什么運氣,怎么又碰到金呂赤篆了?”仙靈解讀一番,傳音任鴻:“這上面寫‘顓臾攜友斬焦明于此’!

    “焦明?”任鴻心中一跳:“五大神鳥?”

    古老相傳,天地開辟之初有五方神鳥出世。中央者為鳳凰,乃百鳥之王。唯四鳥不服,即東方發明、南方焦明、西方鹔鹴(sushuang)、北方幽昌。

    赫胥晨指著石板說:“根據上面的說法,這位名叫‘顓臾’的前輩斬殺神鳥焦明在此。而焦明,興許就是善萊菩薩的原身。她死之后魂魄歸入幽世重修,本體則化作這片山脈。經歷千年苦修,她通過本體所化的山脈打通陰陽通道,逃回人間。她證道的最后一步,恐怕不是以愿力凝聚菩薩道果,而是以元神注入黑山,將她本體原身復活!

    “但同理,當年遺留的劍痕也會爆發!笨粗炜,赫胥晨面帶憂色。

    此刻冰藍色劍光和善萊菩薩廝殺,聲勢正漸漸散去。

    “還好,這劍痕不是他證道飛升時遺留,連道君層次都沒有!鄙迫R菩薩松了口氣,驅使曉月望海中的信仰愿力磨滅劍意。

    “反正我最后一步是返還焦明之身,恢復神鳥本相。這信仰愿力舍了就舍了!”

    天空中,金光忽明忽暗,但冰藍色劍光在信眾愿力的消磨中,正逐步潰散,海濤聲已經消失。

    “情況有點不妙!毕伸`傳音任鴻:“小樓飛仙圖引發的劍痕已經被善萊菩薩磨滅。這妖鬼的根基是真雄厚啊。硬吃一招道君級別的天外飛仙劍意,又碰到自己生前道痕舊傷,竟然仍無法阻攔她證道?”

    道君之難,九死一生。外界稍作干擾便功敗垂成,如今善萊菩薩被多番攪局,居然還能硬抗下來?

    “那我們怎么辦?”任鴻暗中施展大衍天盤,思索要不要和鈞天仙靈一并出手。

    “她最后一步將元神融入黑山復活本相,那是最后一個破綻。我們可以在那時候動手——”

    突然,他跟鈞天仙靈同時有感,扭頭看向黑山西方。

    任鴻感知中,有同源的劍意冉冉升起。

    昆侖的劍修?

    “今天劍仙可真多啊。任鴻你瞧瞧,這才是正經的‘劍仙’!扁x天仙靈感嘆道:“小樓真人算一個,那劍痕的主人算一個,如今楊小子也算一個?”

    西方,孫程二人乖乖站在一位錦衣華服的青年身邊。

    青年劍眉星目,劍意勃然。

    他望著天空中漸漸消散的劍痕:“想不到定海大圣竟跟焦明鳥有關。我本欲前往東海觀看他遺留在海界龍宮的劍痕。但現在卻不必跑這一趟了!

    楊文劍伸手一探,虛空涌來天地道韻,凝成一口金色神劍。稍后對天空輕輕一劃:“破道!

    平淡無奇的一劍斬向天空,善萊菩薩頓覺上方天壁禁錮,她沖擊道君之勢被徹底堵死。茫茫天道之力順著天穹碾下,如同厚重的山岳把她整個人重新打入黑山。

    “開山!本o接著第二劍揮出,眼前這縱橫數百里的山脈在劍意中,化作飛揚的土石飛散。

    磅礴的煙塵砂石涌向四方,任鴻等人連忙施展法術避塵。

    “好家伙,這小子劍法又高明了。一劍之下,就把這座黑山給崩了?”

    黑山是善萊菩薩的原身,雖然修持鬼王之路后,原身聯系已經斷去。但尸骸原身被一劍毀滅,仍氣得善萊菩薩大怒,恨不得上前啄死楊文劍。

    “楊文劍?”赫胥晨揮袖避塵,帶著小樓真人等往遠處閃避:“他怎么從玉泉峰跑出來了?”

    “楊師叔?”雷凌子則大喜過望:“師叔出關了?”

    楊文劍,玉泉峰主的關門弟子,劍道奇才,曾指點雷凌子數日。

    如今碧靈道君和玉柱道君宣告昆侖插手,索性把楊文劍叫出來,讓他下山解決善萊菩薩。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