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網游小說 > 我在洪荒登錄洪荒 > 第十六章 巨蜈妖珠 煉血換血
    順著劍身方向的上方,那是巨蜈蚣腦袋方向,一塊蜈蚣骨被炸開,露出里面一個腥紅的腔室,里面吊著幾顆小有雞蛋,大有拳大粗的金紅色珠子,正散發著淡淡的紅光,以及誘人的清香。

    “這,難道是妖珠?”

    所謂的妖珠,就是妖丹的雛形,妖獸凝聚妖丹之前只有妖珠來凝聚全身精血精華,相當于縮水版的妖丹。

    妖丹罕見,只有真正的妖族才有妖丹,妖獸只有妖珠,蘊含有這頭蜈蚣妖獸大部分生命精華。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

    他用盡剩余所有力氣手中青鋒倒轉刺入腥紅腔室之內斬下,數枚妖珠墜落,意識在墜入黑暗之前艱難的轉動,將落在身上的三枚妖珠收入儲物空間之內,然后,他的身軀被徹底融化,意識也陷入了黑暗之中。

    “我又死了!”

    古軒從床上彈起來,無語撫額,三次進入洪荒都是以死亡終結,下一次登錄是三個月后。

    “娘希匹的,這樣死下去不行啊!

    不過無語只持續了幾秒,他一臉興奮的盤腿坐下,手掌一翻,一枚嬰兒拳頭大的妖珠出現在他掌心,誘人的清香飄入鼻孔,令他食欲大增,一絲晶瑩口水不由自主的從嘴角流了出來。

    這妖珠就是個紅通通的肉球,但里面蘊含有雄厚至極的血肉精華,像蜈蚣成妖之前會凝聚許多顆妖珠,一般身軀多少截就有多少顆,最終成丹時所有妖珠會融為一體,聚全身所有力量于一體,從而化形成妖。

    這頭倒霉的蜈蚣妖體內有七顆妖珠,說明離成妖還早著,這會被他奪了三顆,多年辛苦功虧一潰,也不知道會不會氣死。

    嗯,也不知道有沒有死。

    倒不是被玄鐵梭炸死,以它的生命力哪怕在口中自爆也不可能爆死,而是會不會被其他洪荒巨蟲吃掉。

    心中為那個已經可以稱之為準妖獸的巨蜈蚣默哀一秒鐘,古軒迫不及待的盤膝坐好,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呼吸,將妖珠塞入口中,唇齒碰觸感受一股誘人的味道順著味蕾傳入腦海,口水已經泛濫成災從嘴角流出。

    “臥糟,這味道!

    長吸一口口水,將妖珠咬開,一股香甜的暖流流出,順著喉嚨滑入腹中。

    數秒后,暖流化成一股熱氣,越來越熱,很快如滾燙的熱流在腹中滾動,他迅速運轉金剛不壞功煉血篇的法門,開始煉化體內那熾熱的氣血洪流。

    功法甫一運轉,古軒就感覺到一股雄厚無比的氣血如蛟龍一般在體內橫沖直撞,滲入血管之中,他幾乎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體內所有血管位置。

    心念一動,按照煉血篇法門,大量氣血匯聚,凝成一滴粘稠如膠的精血于心臟之內,替換一滴普通血液。

    煉血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煉出第一滴精血,第二階段就是將全身所有血液換成這種蘊含雄厚生命力的精血,簡稱換血。

    煉血境同樣沒有極限,精血中蘊含的精氣同樣沒有極限,有的強者氣血雄厚如兇獸一般,有的強者氣血雄厚得如同蛟龍,這就是煉血高低的區別。

    初次凝煉精血不需要太強悍,要求太高沒有那么多資源將全身所有血液換一遍,一般是先換血一遍,以后繼續不斷吞吃妖獸精血繼續壯大自身精血。

    古軒哪怕有洪荒界為后盾也沒有想著一步登天一開始就弄那么高要求,他第一次凝煉的精血也不是很濃郁,以此為基礎后續凝煉的精血要求就不是很高,這一顆妖珠全部煉化,雄厚的生命精氣一口氣將他快一半的血液煉成了精血。

    煉血就是要一鼓作氣,他很快拿出第一枚更大的妖珠吞下,滾滾精氣如潮水一樣涌入體內,就連體表都滲出一絲淡淡的血霧,那是身體都無法束縛的濃郁精氣。

    一滴滴血液被凝煉成蘊含遠超常人生命力的精血,迅速取代身體內原本的血液,每凝煉一滴,古軒能清楚的感覺自己的力量強大一分,每凝煉一份,便強大一截,直到當體內最后一滴普通血液被蘊含強大生命力的精血取代,他能感覺自己現在的力量已比換血前強大了不止一倍。

    雙手合于下腹丹田部位,他緩緩睜開眼,瞳孔中精光一閃虛室生電,充沛至極點的精氣神一時難以壓制。

    他連續大口呼吸數次,瞳孔中的精光才緩緩收斂一些,不再像剛才那么刺眼。

    至此,換血已成,以后只用不斷吞吐靈氣,大量吞吃兇獸血肉不斷增強氣血,便會越來越強大。

    兩枚妖珠便令他換血大成,現在還剩有一枚最大的妖珠,古軒考慮了一下,決定暫時先緩一下,先適應暴漲的力量再說。

    現在他眼中代表氣血旺盛的精光壓都壓不下,走出去是誰都能看出他的不凡,他可沒法解釋自己的修為怎么一下子增長這么多,先緩一下。

    將妖珠收入儲物空間,從床上站起來,古軒突然發現自己的衣服不知何時裂開,同時他發現自己的身高好像漲了一截,漲了半個拳頭那么高一截,身體也更加強壯,肌肉輪廓更加明顯,他更強壯了。

    煉體有成,只要未達到金剛不壞剛柔并濟的境界,大都會變成肌肉男,他也不例外,這個沒法改變,哪怕用秘法掩飾,但一旦戰斗時氣血爆發立即就會暴露。

    古軒只猶豫了一小會就放棄想辦法掩飾的打算,費勁不說,關鍵他沒有這種秘法。

    這種掩飾秘法可不是龜息功這種可以在藏經閣就能找著,這個需要入宗門內門藏經閣,他一個外門弟子根本沒資格入內門。

    而且,他這壓根沒有掩飾的必要,哪怕被人發現又何妨,大不了就說是自己的機緣,這又不是人吃人的玄幻小說,弟子獲得機緣這是好事,哪個強者不是歷經各種機緣成長起來的,世上根本沒有哪個強者從頭到尾沒有任何機緣就能成長起來。

    事實上很多仙門強者收徒弟還要看你的福緣如何,福緣太低還不樂意收徒弟。

    元虛仙門是正兒八緊的玄門正宗,自詡闡教道統,最重禮法,不會發生長輩爭奪弟子仙緣的事情,哪怕有仙門高層需要弟子手上的東西,也是需要詢問是否愿意交換,絕不會明搶。

    當然,這不能說完全絕對,如果是弟子手持仙寶道器之類先天之寶,不能保證宗門會不會動心,世事無絕對嘛。

    但就古軒現在展示的機緣好處,除了管強程元這種外門弟子,連隨便一個內室弟子都不會起搶奪的心思,對內室弟子來說,搶奪同門機緣暴露后的后果可不是罰后山面壁那么簡單,像元虛仙門這種自詡闡教道統的玄門正宗,絕對會重罰,如果后果嚴重——比如殺人奪寶,最低都是廢去法力逐出門墻。

    這也是古軒沒穿越前看那些玄幻小說中最覺得離譜的地方,你說魔門就算了,你一方世界頂尖正道大派內部弟子之間也是勾心斗角,毫不掩飾的殺人奪寶,關鍵還只是為了一些不算重要的機緣而做出這種事,簡直是扯蛋。

    堂堂頂尖正道大派也實行養蠱政策培養弟子,也不知道那個世界的正道標準是啥,嗯,可能是拳頭大就是真理,我厲害我就是正道,這個沒錯。

    古軒以前就覺得這種設定很扯蛋,現在真正來到仙俠世界,在元虛仙門呆了一段時間,再加上之前的記憶,覺得元虛仙門算是真正的玄門正宗,重點在于規距與秩序。

    仙門制定規則與秩序,讓自身與弟子遵守規距與秩序。

    在面對敵人時他們的手段一樣狠辣,與他人爭奪機緣時一樣冷酷,行走天下時降妖除魔殺賊時絕不手軟,但只要遵守那條規則,這便是正派人士。

    古軒也是慶幸自己重生的是在正道門派,如果是魔道門派,他還真得萬事小心再小心,茍得不能再茍。

    接下來幾天他都是老實呆在藏經閣,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練習龜息功,這功法雖說無法掩飾身體上的變化,但在掩蓋氣息方面還不錯,之前在洪荒中就發揮了奇效,他得想辦法將這門功法練到大成。

    這天他如往常一樣坐在藏經閣門口的搖椅上看書,無時無刻都在運轉龜息心法收斂自身氣息,這時有人還書,他拿起玉簡看了一下準備擺回書架,大門被推開,雷宇雙手環抱一臉笑容走了進來,他下巴點了點說道:

    “等一下我放一下東西!

    回來便看到雷宇笑著說道:

    “這次你要好好感謝我!

    古軒抬頭看了他一眼,說道:

    “你給我找到相親的女孩子了?”

    雷宇臉上笑容一收奇道:

    “你怎么知道?”

    “上次不是徐珂說過么!

    “好吧!”

    雷宇摸了摸鼻尖,說道:

    “珂兒在青鸞峰有好幾個玩得好的小姐妹,她將你的事說給她們聽,有兩個小姐姐對你挺有興趣的,我定了個大致時間,過兩天咱們一起去仙女湖游玩一番!

    “仙女湖?”

    古軒搖了搖頭:

    “我現在不能離宗!

    仙女湖是宗門附近有名的一座山中大湖,以風景秀麗而聞名,也是傳說中的愛情圣地,很是吸引了許多宗門內的少男少女經常去那游玩。

    雷宇笑道:

    “我早就想到了這點,放心,我去跟李管事說,給你放一天假!

    古軒頗有些意外這小子有這么大面子,看來他出身還真不錯,有很大可能出自某個修仙家族。

    這個他沒拒絕,正好他也想出去放松一下心情。

    三入洪荒三次死回來,天天面對那些恐怖的洪荒生物,他精神早就壓抑得很,正好可以放松一下,而且還是與小姐姐一起,心情應該會更舒暢。

    仙門之內女弟子一般都長得不錯,修練有成氣質更佳,漂亮的女子一般身材也好,只要注意胸大一點就好。

    當然,資質稍微好一點就行。

    古軒沒想過女朋友資質有多好家世有多好,也不追求像小說中一樣給主角配一個天仙般美人兒,那太麻煩了。

    太漂亮意味著各種麻煩,有一句俗話說得好——人美逼遭罪,一堆男人想走一走那條路,將來各種煩心事太多了,不符合他低調的風格。

    古軒要求不高,長得與徐珂差不多就行了,資質稍好一些便可,最主要性格溫柔。

    當然,雷宇與徐珂能介紹給他的肯定不會太差,人以類聚物以群分,能與她玩到一塊不可能太差,可能比他想象中還要好。

    雷宇叮囑他好好準備一下,最好去買一套新衣服,可不能穿著外門弟子的青衣過去,臨走時又重新轉回來說道:

    “我聽說明神峰的俞展白師兄給了你一枚玄鐵梭,到時候你.....”

    他頓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揮了揮手:

    “算了,玄鐵梭太小了!

    說完轉身就走。

    “唉!”

    古軒揮了揮手,他很想說不小了,可以容納兩個人在里面。

    但這話沒法說出口,人家姑娘肯定不會樂意,但以后或者可以試試兩個人在玄鐵梭內赤果相對,遨游天際,想想都很美好。

    咳咳,蘋果會有的,面包也會有的,古軒摸頭,他現在想自己哪來的新衣?

    最關鍵還沒錢。

    思索了一下,他右手一翻,一顆拳頭大的珠子出現在掌心,不是妖珠,而是一顆蜘蛛眼。

    這玩意是在洪荒中收尸時順手撿的,當時看這珠子在尸骸中出污血而不染,想來是個好東西,或者可以賣個好價錢。

    其實最好的辦法是自己煉成一件法寶,但問題他沒這個功夫,而且他也不會煉器,找門內會煉器的師兄代煉也沒錢,只有賣了換錢。

    等晚上關門,他直奔外事峰雜事堂,不同于藏經閣,這里哪怕晚上也一樣開著,在峰頂懸掛著一顆碩大的明珠綻放著柔和的光芒,有如一顆小太陽一般將整個外事峰頂照得有如白晝。

    古軒直接找了一位內室弟子開的商鋪,進門就說道:

    “我有一樣東西勞煩掌柜的看一看,給估個價!

    在這里,鑒定不要錢,所有鋪子鑒定都不要錢,都是免費鑒定,也不會強求你在這鑒定東西就一定在這出售。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