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詩劍飄香 >章節目錄第九十九章:兩路人馬
                         01
                 姑州城外,茂綠的樹林中,有著一條路。
                 太陽此刻還有半尺就可以落下。太陽支撐著半個臉,看著這座它已經不喜歡的城池,使勁準備落下天邊。
                 孤獨的手中沒有酒,只有劍,他在耐心的等待,他知道等待必須有一個結果,他的使命只有一個,攔住支援花和尚的殺手。
                 這是江湖中一個最惡毒的幫派,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殺了蕭淚血,救走花和尚,這個結果孤獨一點都不喜歡,他有點討厭這個消息。
                蠟白的臉上一直充滿著殺氣,孤獨的眼睛一動不動,他不會放過任何的風吹草動。
                孤獨的眼中終于出現了一頂轎子,抬著轎子的是四名年輕的漢子,他們穿著布褂,敞著胸。
                轎子 還是那一頂轎子,此刻還在飛奔,抬轎子的四個漢子,他們身上的粗布褂子已經濕透,但他們依然用最快的步伐趕路。
                城外的這條路面很寬,轎夫們看到寬闊的路面上此刻站著一個人,他的手中提著一把劍,這把劍細長。
                “有人攔路!”前路的一個轎夫摸了一下自己的腰,他的話出口的一刻,摸在腰中的手已經甩出。
                四只三角形的帶衣鏢空中直奔站著的人而去,站著的人看著飛出的鏢,身子一仰,他的腰向后倒了下去,鏢從眼前直飛而過。
               “這小子厲害!”另一個轎夫的手離開了轎子的木把子,他的腳在地上一點,人直飛空中而出。
                轎子還在行走,空中的人竟然手中抽出了一把劍,他的劍在抽出腰的一刻,變得筆直。
                劍直刺路中弓著腰的人,這個人的腰上似乎長著眼睛,他弓著腰在原地突然一個轉身,他的腳開始滑動。
                空中的劍很短,他的劍距離弓著腰的人快到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劍下已經沒有了這個人。
                這名轎夫的劍尖落地的一刻,他的身子借著劍力輕輕一挑,他的身子急速翻轉落下,他轉過了身,看到路上的漢子,依然站在路的中央。
                轎子前面的漢子用腳的后跟支著地,生生止住了飛奔的腳步,落地的漢子看著提劍的人。
               “孤獨的影子,斷腸的彎月,你是孤獨?”落地的轎夫言道。
               “留下轎子中的人,你們滾!”孤獨冰冷的聲音回蕩在城外的路上。
                           02
                東莊之中,張帆推開了一口棺材上的封蓋。
                通過棺材板上唯一的一個氣孔,張帆看到黃昏已經快到了,他也聽到飯鋪內傳來的聲音。
                門外,沙豹子看到飛奔而來的馬,開始哈哈大笑。
                此刻他感覺這個東莊就是他的天下,他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能夠得到,包括自己遠道而來的朋友。
                自己的朋友很有名氣,沙豹子知道,只要得罪花和尚的人,一定沒有好處,他只知道自己的朋友是個大掌柜。
                他還知道今天朋友是個特殊的人,他的朋友約來了好多的江湖人士,他們只需要等待花和尚的一聲命令。
                朋友已經趕到,朋友來了一定要喝酒,此刻沙豹子想起了自己的另外一個江湖朋友。
                這個口氣很大的田老怪應該給自己鼓鼓掌,這是朋友,朋友就應該在自己得意的時候要捧場。
                可是小飯鋪中此刻卻是鴉雀無聲,這個口氣大的朋友難道在喝酒?喝酒的時候也應該跺跺腳,可惜他什么都沒有聽到。
                于是沙豹子有點生氣,他走進了飯鋪中,他要看看自己的這位朋友到底在干什么?
                沙豹子的鐵棍拿在手中。
                他不相信一個老者能殺死田老怪。
                但是田老怪的刀此刻就是在一個老者的手中,老者的手中拿著一把大砍刀。
                老者的右手發黑,他的手慢慢放在了刀背上,用力一折,沙豹子聽到了刀脆斷的聲音。
               “這把刀,不是一把好刀,太脆!”老者言道。
                沙豹子感覺有一滴汗珠不聽話,流進了自己的眼睛,他的眼睛使勁眨了眨,他想擠出這滴汗珠。
               “聽說他的刀能看下一頭牛的頭?”老者又道。
                沙豹子沒有回答,他看著老者的手,這個人的手居然烏黑發亮,他很奇怪,這樣的手能奪過田老怪的刀?
                田老怪可是‘天刀幫’的幫主,江湖人稱‘大刀霸王’,他的刀可以連續砍出三四百招,而且這個人一定還不會喘氣。
                此刻沙豹子的確沒有聽到田老怪喘氣,他看到自己朋友趴在桌子上,他的刀沒有看下牛的頭,此刻他的刀已經砍下了自己的頭。
               “老頭!你是什么人,敢來這里殺人?”沙豹子道。
               “我只是一個過路的人,”老者道。
               “過路的人?你為什么不走你的路?”沙豹子道。
              “恰好我今天有點累,本想睡一個覺,”老者道。
              “你可以睡你的覺,沒人阻攔你睡覺,”沙豹子道。
              “可是我聽到了一句話,吵醒了正在睡覺的我,”老者道。
              “什么話可以吵醒你?”沙豹子道。
              “我好像聽到有個人在吹牛,他的刀可以砍下牛的頭,”老者道。
                這句話沙豹子很耳熟,每次見到田老怪他都能聽到這句話,而且聲音很大。
                沙豹子知道,田老怪只在一個地方從來不吹牛,他會變的像個文雅的年輕人,這就是在花和尚的萬花樓中。
                可今天他不在萬花樓上,他來到了東莊,他與自己一樣,收到了花和尚的消息,在東莊待命。
               “你睡覺時應該捂著耳朵,”沙豹子道。沙豹子開始生氣,他的手緊緊捂住自己手中的鐵棍。
               “這個睡覺的地方不需要捂著耳朵,”老者道。
               “你睡在什么地方?”沙豹子有點好奇,這個地方他已經命令自己的門下仔細查看了三遍。
                 就是一只老鼠,也別想在這里留下一個洞,他是萬花樓的?,他從不失信于自己的朋友。
               “我睡在你朋友要藏身的地方,”老者道。
                沙豹子想起了一個地方,這個地方是朋友花和尚的藏身之地,可惜花和尚現在不在。
                花和尚留下的這個地方沒有人愿意動,這是一口大紅的棺材,沒有人愿意去掀開一口棺材,看看里面到底有沒有人。
                沙豹子嘆了一口氣,這是一個自己的疏忽,這個疏忽一定會帶來很大的麻煩,這個麻煩中田老怪已經砍掉了自己的頭。
                老者放下了手中的刀,他拿出了一個口袋,這把已經折斷的刀,老者放進了口袋中。
                沙豹子靜靜看著老者的手,他的右手再次拿出了一個包裹,這個包裹打開的瞬間,沙豹子的棍子已經離手。
                桌子瞬間被棍子從中間砸碎,沙豹子的鐵棍有一百斤,若是一個人被棍子砸中,他的腦袋一定會被砸個稀爛。
               沙豹子在等到這個結果,他想用自己的鐵棍子砸碎這名老者的腦袋,他恨這顆腦袋,長著這顆腦袋的人,用刀砍掉了自己朋友的腦袋。
               可恨的老者沙豹子沒有看到,他的棍子砸碎桌子的瞬間,棍子的另一端到了老者的手中,老者烏黑發亮的手,捂住了他的鐵棍。
               沙豹子看到老者的另一只手中,拿著一把彎刀,這把彎刀就像天上的彎月,彎刀已經飛出。
              “孤獨的影子,斷腸的彎月,你是‘彎月’?”這是沙豹子今生聽到的最后一句話。
               他想發出聲音,但他感覺自己的喉結已經沒有聲音,沙豹子看到自己的喉結在噴血。
               這不是砍掉牛頭時,老牛脖子中噴出的血,這是自己的血,沙豹子的手慢慢松開了自己手中的鐵棍。
               在悅來客棧崔四的房間內。
             “他們是四個可以日行五百里的人,他們是‘追魂四兄弟,’”東方笑道。
             “他們有最快的腿法,也有最快的暗器,老大有個名號叫‘追魂鏢’,老二叫‘追魂劍’,”蘇海道。
             “可惜現在他們什么都追不了,”孤獨道。
             “為什么?”蘇海問道。
             “四個沒有手和腳的人,一定發不出鏢,也刺不出劍,更不可能日行二百里,”孤獨道。
             “他們抬得轎子中一定是‘毒龍幫’的老大?‘’蘇海又道。
              蘇海是個萬事通,他知道這些人的故事,這些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他們還是自己故事的主角。
              可惜孤獨的回答中總是沒有答案,他的回答讓蘇海感到城外的一切都是一個迷,這個謎底只有自己在現場才能看到。
             “我不知道,”孤獨道。
             “你見過他居然不知道?”蘇海不相信。
             “難道他就走不出轎子?他的‘毒龍爪’可是天下最快的飛爪,”東方笑道。
             這個一個惡毒的幫會老大,他的飛爪東方笑見過,這個人自己也要畏懼三分。
            “我只是用我的劍讓他永遠留在了轎子中,”孤獨道。
            “留在轎子中?”蘇海問道。
            “一個飛不出轎子的人,永遠沒有機會用到他的飛爪,”李清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李清道。
             房間內一陣安靜,孤獨轉過了身,走出了這個房間,他不喜歡熱鬧的地方,李清看著孤獨手中的劍,這把劍很特別。
            “沙豹子是個厲害角色!”蘇海道。蘇海打破了安靜,他知道這個人,蘇海的賬本中記錄著這個人。
             這是一個喜歡到處流浪的獨行客人,他手中的鐵棍可以砸碎一個人的腦袋。
            “ 若是他活著,現在他只能用手,”張帆道。
             張帆打開了大口袋,從里面拿出了一根鐵棍,這根鐵棍已經折疊起來。
             這不是長棍,也不是短棍。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