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四百四十三章 習慣謹慎,完美布置
    待曹凌匆匆離開后,獨明冷笑了一聲,雙眼透著狠勁。

    “冥塵大人果然料事如神!這把雙刃劍已到了需要舍去的時候了,當斷則斷,以免生變!

    剛才曹凌回答魔教教主真身的時候有那么一剎的猶豫,盡落獨明眼中。曹凌向來忠誠,匯報任務從來不會有片刻閃爍,再加上這人嫉惡如仇,本來最氣憤月要殺朝廷命官這事,如今言語間卻偏向了月殺人乃逼不得已……

    這讓他不能不堤防。若是其他臥底還好,但這曹凌知道太多秘密了,稍有不慎這把雙刃劍恐把自己砍傷,還是除了為妙!

    ……

    曹凌重新戴上黑紗斗笠上路,盡管時間充裕,但依然步伐緊湊。

    近日南京事多,前有邵督主燒死家中,今有準太子妃落戶內城,后有太子大婚近在燃眉,南京城內戒嚴,皇城巡兵和應天府的捕頭都加大了巡查的力度,看到生面口都上去盤查一通。

    她這個蒙面佩劍的人對于城巡兵來說自然更加顯眼,低調行路路上也碰到了三次盤查。但她有影都府的秘密令牌,因為暗衛的身份保密,所以這玩意低階的巡兵不知道是影都府的令牌,但都知道看到此物皆代表對方是朝廷特殊人員,一律放行。

    她要去的地方其實就在南京郊外不遠,翻過兩座山頭就到了,在山澗小路步行趕路便可。

    冬季黑夜總是來得特別早,曹凌夜行數里后竟下起雪來。

    “碰面時間是明日上午,可在這里暫時休息一晚!

    路邊一家歇腳小客棧讓曹凌頓足凝視,算了算時間和腳程,她毫不猶豫推開了店家的門。

    店家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不大的店廳擺著三張方桌,一旁有一條往上的木梯,目光所及能看到二樓是住店的房間。和南京里的客棧相比自然不入流,不過還算干凈,開在這個地方的店家做的是趕路人的生意,能有瓦遮頭已算不錯了。

    “哎喲,客官路邊請……下雪了是吧?”

    一個店小二客氣地上來,用毛巾輕輕拍打曹凌肩膀和帽子上的雪花。

    “我自己來……是否有空房?我要一間!

    店小二一聽對方是個女人,頓時不好意思放開手連連抱歉:“對不起,姑娘請坐!空房有,我整理一下便可住下!來來,先喝杯熱茶……吃了沒?要不要嘗嘗我們老板的手藝?”

    店小二手腳利索給曹凌倒來一杯熱茶,在旁搓著手等曹凌應答。

    “不用了,房間好了告訴我!

    “好嘞,你坐會!

    店小二笑嘻嘻跑入廚房把掌柜喊出來告知有客人,然后跑上二樓準備房間去了。掌柜似乎在里頭打瞌睡,出來見著戴著斗笠的曹凌愣了一下,然后才笑著微微點頭。

    曹凌摘下了斗笠,眼睛細細打量著四周,從包袱中拿出了干糧。

    影都府的暗衛在外很少亂吃東西,這是影都府十分嚴謹的訓練教育出來的習慣。她即使是在青衣教里行動,也是確認別人吃了后才動筷。暗衛大多做的是見不得人的事情,用的是最臟的手段,自然也十分警惕防碰到最臟的手段。再者,他們還經常有暗地保衛的工作,若有人對被保衛者下毒,他們也隨便吃下去豈不是一起被毒翻。

    在外如要吃東西,比如今天她要遠行,她會先在城中找一家生意正旺的饅頭馕餅之類的干糧店,不買頭不買尾,間夾在人群中買上兩份。然后看有沒有現場買了吃的人,確認他吃了有沒有出現問題。沒問題再把買的兩份分一份給遇到的乞丐吃,再確定沒有問題才帶著離開。

    曹凌慢慢嚼著干糧,口干舌燥也不瞧眼前熱氣云繞的香茶一眼,掏出包袱里的水袋,邊吃邊小口抿一口,濕潤了干糧好下咽便行了,不舍多喝。

    這水也是曹凌確定大家都喝著的古井打上來的水,因為輕裝上陣只帶裝了這一袋,完成任務前再遇到可靠的水源之前或許就只有這一袋干凈水了,職業習慣讓她習慣性用最節省高效的方式調配飲食。

    曹凌不聲不吭看完店家布置后,默默皺了皺眉。

    正巧這時店小二打點好房間,下來招呼道:“房間好了!姑娘,可上來住下!”

    曹凌把吃了三分之一的干糧妥當收起,拿起斗笠,鳳目直視店小二:“不用先登記和付定款?”

    店小二不要意思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姑娘長得太漂亮了,小的沒見過那么漂亮的姑娘,整得丟三落四……來來來,請登記!

    曹凌目不斜視,行至前臺,掌柜已經拿出厚厚的登記本翻開:“小二愚鈍,若有得罪請大人有大量!

    “沒事!辈芰杞舆^筆,卻沒沾墨,在桌上畫了幾筆。

    既能看清筆畫,但又不會留下痕跡。那是一個秘密的暗號,暗衛之間接頭所用。

    “姑娘這是什么意思?”掌柜一頭霧水道。

    “孤僻小店,買這么大一本登記冊是否有點格格不入?”曹凌輕輕一笑,用手點了點那只有大城市里客似云來的大客棧大酒家才用的拳頭后的賬簿,又用手指了指一邊墻上掛著的干物,“辣椒、玉米、干肉……雖說整整齊齊,但和內部教科書上掛得一模一樣,有的時候太過完美不一定是好事!

    曹凌說的內部教科書指的是影都府的教材,這店家的布置和教材上的舉出的范例幾乎一模一樣,難怪曹凌一進來就發現有些熟悉。

    但她是臥底組,這部分知識運用較多是暗殺組的同僚,她進來坐下后又細細打量一番才記起來。能和影都府所學實例布置得一模一樣,她不相信會是碰巧。

    “原來是同門中人……”見曹凌全數識破,掌柜也不裝了,瞇著眼熱情微笑,突然把桌上賬本翻到后面,把內里藏著的薄如蟬翼的匕首拿出,朝曹凌狠狠刺去,“那你乖乖去死吧!”

    曹凌鳳目圓睜,反應也快,左手斜抬瞬間頂住掌柜的手臂。

    但這一托馬上發現掌柜的內力深厚,單手居然無法制住掌柜的刺殺!

    那一瞬間曹凌立刻退開半步,另一只手反手制住握住匕首的手腕,雙手發力將掌柜的手摁在桌上!

    只這么點時間曹凌連續反應、變招,凌厲的身手讓掌柜都大吃一驚!

    “我不知道你們在此負責什么任務,但我是麒麟組捌陸柒號曹凌,你們是不是有什么誤會?”曹凌皺眉喝道。

    “沒有誤會,我們正是奉命捕殺叛變影都府的麒麟組捌陸柒號曹凌!不愧是甲級暗衛,輕易看穿我們的布置……”

    “我沒有背叛影都府!我奉副統領命執行公務途徑此處,其中是否有誤會……”曹凌驚道。

    曹凌話沒說完,旁邊的店小二已經甩來一記長毛巾鞭擊!

    毛巾劃風破空來勢兇猛,曹凌不敢硬接,歪頭閃過。

    然而擊空的毛巾拋灑出一團白色的粉末,將曹凌包裹其中!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