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危急良眷,逼人太甚
    “還、還沒,我聽說十分難煉得的大補之物,不舍得吃,留給你……”女子被公良俊逸嚇壞,好似自己犯了什么大錯一般,第一次見到丈夫如此猙獰生氣,淚水忽地流了下來,“你為何這么生氣,思兒做錯了嗎?”

    “不不不,你沒錯!惫伎∫莼剡^神來,眼眶也是通紅,喘著大氣摟住女子,“你沒錯,錯的是我。我怕你吃了不干凈的東西,以后廠公送來的東西不要亂吃,先留給我過目!”

    公良俊逸男兒有淚不輕彈,但碰著軟肋處,也是難以釋懷。今日魏興朝逼他給獨明吃的不是毒藥,誰知道給他妻兒吃的是不是毒藥呢?魏興朝行為詭異,已讓他如驚弓之鳥!

    “相公升職了,壓力也大了!迸忧那哪ǖ粞蹨I,體恤丈夫在外工作繁忙,不忍將剛才嚇到的委屈再擺給公良俊逸看,“廠公待我們極好,還能送毒藥來不成?”

    “當然不會!惫伎∫葑匀徊辉笇⒆约撼惺艿膲毫Ω嬷,柔聲安慰道,“不過總歸小心為上,你懷胎九月了,哪還能亂吃一通!

    “恩!迸庸郧傻攸c了點頭,梨花帶淚笑道,“相公說如何便是如何。對了,廠公送來的升職禮我不好打開,放在書房留著等你回來看!

    “好。你先睡,我一會還要熟記督主的工作和資料!

    “你已忙活兩天一夜沒合眼了,如果可以,請早些休息!迸訐牡孛伎∫葶俱擦嗽S多的俊臉說道。

    “當然!

    公良俊逸扶妻子躺下,輕身離開房間,來到書房。

    書房里放著尋?梢姂c賀升職的賀禮,另外還放著四個結實的大木箱。

    賀禮他一一看過來后,都是尋常物,沒多研究,接著隨意打開了一個木箱。

    頓時金光映屋,大木箱里頭竟然是滿滿一箱黃金!

    再打開剩余三個大木箱,里頭不是滿滿的金銀便是一大疊大額銀票。唯一不一般的是最后一個大木箱,里頭用一個方形檀木盒壓住銀票,只看包裝似乎像是更為貴重之物。

    “丞相升遷之禮都不見如此豐厚!是慶賀,還是賄賂?”

    公良俊逸無視滿屋金銀,冷笑著拎起那個木盒,大手利落解開包裹綢布,將木盒蓋子打開。

    “魏興朝瘋了嗎!”看清內里之物,公良俊逸怒喝一聲,手臂青筋凸起!

    木盒之中盛著一個洗凈的人頭,長發披散,面色慘白,死前驚恐之色仍留在面上,雙眼圓睜死不瞑目!

    只一眼公良俊逸就認出這位正是魏興朝說遇上賊人失蹤的穩婆!是他請來為夫人安胎,以后接生一事也早和她說定!她是相當有名的穩婆,邀約她接生的人多了去,公良俊逸花了好大的人情才聘請到她!如今卻因他死于非命!

    幸好妻子將升職厚禮留于他親自接收,他公良俊逸行走江湖多年,破案無數,什么死人沒見過!但要是他妻子先看到此物,豈不嚇破膽子!她正身懷六甲,這么激烈激嚇誰知還能不能保住肚里的胎兒!九月懷胎一旦流產,別說保住小孩,就算妻子也性命堪憂!

    “魏興朝……我與你無冤無仇,你為何苦苦相逼!好!你不仁別怪我無義!你也別想拖我下來趟這趟渾水!”

    公良俊逸打定了決心,抱起木盒,伸手在木箱內抓了一大把鈔票塞入懷中,一把推開書房大門從院子后門悄悄離開。

    之前魏興朝讓他給藥丸獨明吃,雖然十分詭異古怪,但卻沒犯任何法律,威脅他一事也可說是玩笑,他告到大理寺也拿他沒辦法。

    現在卻不一樣了,人頭是殺人證據,對他的威脅也能當佐證。數目異常的錢財是賄賂朝廷命官的證據。有此兩樣,公良俊逸有把握將魏興朝告倒!

    院子后門外是一條少人同行的小巷,公良俊逸悄聲疾行,行沒幾步忽然立定。

    對面巷口一個身穿黑衣的男子慢悠悠走進來,好像在此散步一般。

    此人若是是賊是匪公良俊逸都不會放在眼中,偏偏此人是他認得的人……而且還是東輯事廠的廠衛?吹綎|廠的人,公良俊逸反倒心底發寒。

    “天色已晚,公良大人這是想去哪?”

    那廠衛大搖大擺走過來,朝公良俊逸恭敬拱手行禮,眼睛若有若無瞟了木盒幾眼,臉上帶著淡淡笑意。

    “與你無關。你大晚上在這又是作甚?”公良俊逸警惕道。

    “我?正在執行廠公大人交代的秘密任務,剛好在這附近罷了!睆S衛笑嘻嘻張開手原地轉了一圈,讓公良俊逸看個仔細,他真的是出來執行公務。

    廠衛穿著一身夜行黑衣,腰間別著長劍,背上背著一柄良弓,箭袋中箭矢裝滿,從里頭飄來陣陣嗆鼻的火藥味。

    這一身確實是要執行什么任務的樣子,但這任務對象可是他公良某人?!

    公良俊逸理解對方想表現的意思了。他的府邸和行蹤已被監視,此廠衛出現是對他現在反抗的行為給的一警告。若是他繼續一意孤行,府邸四周不知還有多少暗藏的廠衛殺入,最后一把火箭將他公良府邸燒成邵府的模樣!

    “邵督主是你們所殺?”公良俊逸皺眉問道。

    “當然不是,這點我們還是可以保證的!

    “魏興朝到底想我做什么?”

    “你遲早會知道,現在就不必多問了。只要你乖乖聽話照廠公的意思去做,你將是廠公的二把手,我等皆為你手下,包你萬事無憂,步步高升!”廠衛恭敬道。

    “哼!

    “對了,這是今日廠公大人送來賀禮的簽收簿,差點忘了讓你簽收!

    廠衛從懷中摸出一本折子和筆,雙手奉上。

    公良俊逸冷漠接過,翻開一目十行掃過,看完怒火中燒,但發作不得。

    上頭將送來的物品一五一十寫上,甚至那穩婆的人頭仔細寫在里頭。他把大名簽上豈不等于承認接受賄賂,且還是殺害穩婆的主謀之一!

    他看了一眼對方有恃無恐的模樣,他現在有說不的資格嗎?只要他此時有異樣,他毫不懷疑他的府邸馬上就會被火箭淹沒,他的妻子立刻死無葬身之地!而他也要遭受四處暗伏高手的夾擊,雙拳難敵四手,第二日和邵興祥一般成了躺在床上睡熟失火燒死而不知的可憐蛋!

    這不是一道選擇題。

    公良俊逸利落下筆,鐵畫銀鉤簽下自己的大名,變成與魏興朝同流合污的證據。

    “公良大人的書法一如既往,字跡矯若驚龍!這折子我收好替公良大人傳給廠公大人,天色已晚,公良大人早些回去休息吧!

    “哼!惫伎∫葶环祷卣,愁眉難展。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