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麻煩事讓麻煩的人去煩
    “這事鬧大了,那六個嫌疑人回家被夫人錘了一晚上都沒人認罪。你看,老夫后背上還有被錘的痕跡……”

    搞半天那六個人里頭有你份!你都六十好幾了吧,還那么有興致搞毛線!行行好吧你!

    “到了第二天,大家才在麥田深處找到了那老公牛的尸體。老鼠太多了,麥田里也有許許多多的老鼠,糟蹋麥田到不成樣子不說,連牛都給咬死了,找到的時候被啃剩骨頭。原來那碎花小內褲啊,在老公牛撞塌屋子的時候,無意間掛在了牛角上,找到了牛尸體也就找到了小內褲咯!

    “好嘞!水落石出,這案子結了!待會再讓劉寡婦案件重演一遍,哥把過程記錄一下就可以回去了,真是輕松愉快!”眉千笑拍了拍桌子,高興道。

    “案子結了?什么案子?”村長一臉懵逼。

    “劉寡婦小內褲失竊案!”

    “官大人,咱們村上報的是鼠患,不是內褲失竊案!”村長用好似關愛智障兒童的眼神動情地看著眉千笑,憐憫得連眼眶都濕潤了。

    對哦,媽蛋,被這案情給繞進去了。哥是來辦鼠患的,不是來辦劉寡婦的!

    眉千笑用了抓了抓腦袋,把綁好的馬尾都弄亂了,看著手中的卷宗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尼瑪這案情如此錯綜復雜,叫哥如何下筆!出來辦一次案他才知道平時姜譲他們拿起卷宗下筆如神,原來是一件那么厲害的事情!算了,哥真不知道怎么寫這辦案的開頭,晚些帶兩串糖葫蘆回去哄聽風幫他寫吧。那聽風肯定出自名門世家,文筆肯定不差,而且要找準倚雪去洗澡的時機,不然被倚雪見了肯定要哥自己寫。

    回到鼠患的問題上。

    眉千笑考慮用毒鼠藥,但是這鼠患太過猖獗,要放毒得大范圍放,很容易一個不小心就把本地村民或者養的牲畜給放倒。而且還有麥田,在麥田上撒毒就和大范圍投毒一個定義,到時不知道是放倒的老鼠多還是老百姓多。

    這毒要怎么放,還需要他花點時間參詳參詳。

    “我明白了,我這就回去找幫手過來,想辦法除鼠患。最遲后天,一定過來除鼠患!

    眉千笑隨便找了個借口,打發掉村長,出了村長家騎著馬跑遠,找了個角落又下了馬。

    他在地上用小樹枝畫了畫,眼神漸漸變得陰沉下來。正準備擦掉畫過的痕跡,想了想,又住手了,上馬往村子西面的山嶺騎馬而去。

    過了不久,那兩個便衣男子來到,蹲下來看他刻畫的東西。

    “他什么意思?一來一回的,耍我們?”

    “不急,先看看他畫的是什么!

    “這……好像是附近的地形圖!

    “先記下這事,趕緊追。接下來我們無法預判他要去哪了!”

    兩個便衣男子將眉千笑畫的地形圖記入腦中,連忙追著地上的馬蹄印飛快跑去。

    他們沿著馬蹄印追了半天,最終在西南方向的山腳下找到了眉千笑的馬。兩人的跟蹤技術非常高超,對視一眼,默契地繞過上山的主道,在山林中穿梭,不時探視主道上留下的足跡。

    “這足跡數量不大對……”

    “附近村民常上山砍柴和打些野味,有其他腳印很正常。注意有沒有往其他地方走的足跡,或許他偏離主道走了去……”

    兩人簡單討論著,忽然聽見山上傳來高聲大喊:“救命。!死人。。!”

    兩人皆是一驚,迅速閃身到深處。

    過了沒一會,眉千笑的身影出現在主道上,大呼小叫地往山下跑,一聽便知道剛才是他在喊叫。

    兩人等他過去了,迅速往山上跑,看眉千笑的表現,山上肯定發生了什么事情。

    大約在這座山脈的小半高處,兩人看到草堆里躺著一個人。其中一個男子小心翼翼過去探了一下鼻息,早已死去多時。

    “那邊還有!”

    另一個男子沿著地上混亂的足跡,又找到兩個尸體。

    他們在尸體的身上翻了翻,均找到屬于公門的令牌。

    “是通政司的人!應該是為了鼠患調查天兆而來,怎么都死在這了?”一個男子說道。

    “他們面色發紫手腳卷縮,死相怪異,地上還有其它奇怪的痕跡,此地十分不祥,我們趕緊離開!”另一個男子不安道,他多年來的經驗告訴他此地不宜久留,連忙喚過同伴就往山下跑,“這里的情況怪異,我先回去把這一切告訴督主,你繼續追查眉千笑。那家伙至今還不露山不露水,但能被李夢瑤破格招入拱衛司,肯定有其過人之處,你好好盯著,別又像剛開始那般晃神跟丟了!”

    “是,公良督事監大人!”

    ……

    另一頭,眉千笑快馬加鞭跑回城里,回拱衛司放好馬匹,只當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找上級領導匯報山上看到通政司的尸體。

    媽蛋,哥只是來辦個鼠患的案子,不想再牽涉進通政司死了人的兇案之中好嗎!這些事讓東輯事廠的人去煩就好啦,反正他們那么閑!閑的無聊派兩人跟蹤他跑來跑去的,不是閑著蛋疼是啥?

    哥怎么知道對方是東廠的人?

    那還不簡單,知道哥上午要去一趟皇城,下午一出城門看個方向就知道哥要去辦什么案子,那么熟悉他今日一切事物的人除了自己拱衛司的同僚和上級,就要數以調查情報為主同為公門的東輯事廠了。眉千笑一開始還懷疑又是那神通廣大的薄祜在搞事情,但是倚雪說她們倆也被跟蹤,那眉千笑基本已經確定是東廠的人了。

    為什么跟蹤他們?還不就是為了圍獵比試的事唄!

    這是東廠出人頭地的絕佳機會,東廠野心勃勃要超越拱衛司的,哪能不重視這個機會。然而東廠主要擅長的地方在于對朝廷上下的情報掌握,要贏這個比賽當然不可能不好好利用自己的特長,這不,派人跟蹤想再更多調查他們這些拱衛司的參賽人員有什么深藏不露的地方唄。

    他們肯定已經挖到了關于他們的基本情報,但是更深層次一點的東西,則需要跟蹤調查才準確。

    那個什么君子蘭曾經和倚雪她們在敦煌待了不短時間,估計倚雪她們的武功水平處事能力已經被劉云露全部曝光了,差就只差哥這頭,所以跟蹤哥這邊的人只會越甩越多。甚至多甩幾次,更容易讓東廠的人起疑心。

    這種事情看起來好像有點齷蹉,不過眉千笑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嘛。用打仗來形容,兩路人馬各派間諜去打探情報,這不是必須的嗎?

    像他們拱衛司,也一樣有去挖掘東廠參賽者的基本情況啊,不過做法比較剛一點而已!據說在他們去西域的這段時間,向日龍沒啥事的時候就親自帶著最能打的一些部下上東廠總憲喝茶磕瓜子,直接指著人家的腦袋問人家什么來路呢。

    要不是東廠擔心打起來自己也吃虧,怕是早跳起來把他們揍出去了!沒辦法,東廠有二十四督事監,但拱衛司有八十二煞,硬實力上來說還是拱衛司比較殘暴一些,能不讓事情激化成武斗,東廠都會比較克制一點的。

    看,大家半斤八兩,誰都好不到哪去嘛。

    眉千笑放好馬,回房內換了一身拱衛司送的便裝。所以眉千笑一直說公門待遇好,拱衛司可是有朝廷定期配給的糧食鹽票和綢緞等眾多生活用品,一旦布料有邊角料多,拱衛司便慷慨地為大家定制些衣裳。嘖嘖,白吃白喝白拿,這里不是最好的混吃等死之地還有哪里是?

    繞過正在準備晚飯的飯堂,偷了幾個五香蛋和鍋貼,吃著當墊肚子。算著約莫該讓別人誤會自己匯報完工作的時間,眉千笑才舔著手指走出拱衛司,也不怕尾隨的那人跟上,大搖大擺往京城繁華地帶走去。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