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曖昧療傷,不許多想
    這蛇膽雖然是好東西,但膽囊外的厚厚一層粘稠性的物質卻是垢物,帶有毒性甚至有寄生蟲。所以蛇膽入藥時都會經過特殊處理,若要直接食用,一般洗凈煮熟,或放入烈酒中就著酒咽下。

    李夢瑤腳上的傷疤比較大,想要祛除這么大的傷疤,用菩斯曲蛇制成的藥效果很慢,可能等到李夢瑤年老色衰那疤才能完全祛除。等到那時,這疤祛來還有何意義!所以,想要有奇效,必須生取菩斯曲蛇的膽囊,在它仍有生機之時,取其膽汁直接涂抹,效果最佳。

    要留其生機,就不能用普通的方式清洗這蛇膽,眉千笑也只能用自己的嘴把這蛇膽雜物去掉,既保持了蛇膽尚存的生機,又快速清理掉垢物。

    這事換別人來做還真做不來,眉千笑有深厚的內功易筋經固本培元,再加上在白木崖上沒少跟著他師傅把雪蓮之類的好東西當零嘴,身體幾乎百毒不侵,入了毒也只用內功就可以化掉。若其他人就這么生啖這菩斯曲蛇的蛇膽,怕是早已口吐白沫慘死街頭。

    眉千笑把蛇膽含在嘴里舌頭輕挑吸允,蛇膽很快就只剩下一個完整干凈的膽囊,弄得眉千笑都有些暗暗得意,瞧哥這靈活的舌頭,吻技定當一流。

    緊接著,眉千笑把蛇膽輕輕叼在牙齒間,輕輕撥開隨風飄蕩在臉頰的幾絲長發。李夢瑤臉上神色如常,但眼睛仔細盯著眉千笑的舉動,她能看到眉千笑輕閉眼睛,薄唇貝齒間咬著一顆已經洗去垢物,變得碧綠晶瑩的蛇膽。

    聽說蛇膽越是碧綠,品次越高,但這如翡翠般通透的蛇膽她還是第一次見。不過蛇膽再璀璨,也不如那張認真投入的臉更讓她看得走神。

    她看著那張臉貼向她小腿,腿部本來就是少女敏感之處,絲絲灼熱的鼻息弄得她酥麻無比。緊接著,兩片柔軟的唇觸碰到她的皮膚,她的腿立刻好似觸電一般,整個人被腿部帶來的電流激得全身微顫,身體產生一種奇怪的感覺,讓人又羞又澀,好似渾身爬滿了螞蟻。

    眉千笑讓自己專注于眼前丑陋的傷疤上,無暇多顧,免得引火上身自討苦吃。輕輕咬破蛇膽,一線碧綠色的膽汁瞬間流下,頓時他的嘴里一陣苦澀腥臭。他輕輕將咬破的蛇膽碰觸在傷疤上,移動自己的嘴巴,把汁液慢慢揉在傷疤上,確定讓膽汁全部被那傷疤處的皮膚吸收。

    膽汁碰到皮膚那一刻,一陣沁入人心的清涼感讓李夢瑤全身的酥麻都一掃而光,舒服得差點輕吟出聲。當下心知這菩斯曲蛇定然是不凡之物,膽囊在眉千笑溫熱的口中留存,卻依然如千年雪山融化流下的溪流一樣陰涼,實屬不凡。

    李夢瑤腿上的傷口有三大塊,故而眉千笑輕抬她的腿,腦袋輕柔地圍著她的腿轉了一圈。一個男人捧著自己的玉足曖昧地親吻著轉一圈,那情景讓李夢瑤覺得有些羞恥。好在眉千笑一點都沒有露出過色瞇瞇的模樣,李夢瑤心情才好過了一些。

    等膽汁全部用完,眉千笑重新拿起那紗布,幫李夢瑤的腿纏好,身下的那個只剩皮囊的蛇膽也不浪費,直接咽下。

    “你別小看這玩意,樓蘭國皇族皮膚好不顯老,靠的就是兩樣東西,一是那羅布麻茶,二便是這菩斯曲蛇膽汁。他們用蛇膽汁結合許多草藥入藥,做成膏狀,當護膚品涂在身上,可使皮膚光滑緊致,連皺紋都難得一見。不過這玩意太罕有了,他們一輩子也用不到幾次,你一次用掉一整顆蛇膽,可算奢侈至極!”

    眉千笑伸了伸舌頭,那苦澀的味道揮之不去,舌頭都麻了,但依然用不麻利的舌頭給李夢瑤解說一下這菩斯曲蛇的來歷,希望李夢瑤一會打小力一些。

    李夢瑤把自己的腳粗魯地從眉千笑腿上移開,重新放在斷壁之上悠蕩,眼睛看著天邊落下后只剩最后一撇的紅霞:“看你用心良苦,這一頓就不揍你了。不過今天你這么親…碰了我腿的事,不許說出去,懂了嗎!”

    “懂,當然懂,屬下半句不說!”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給我說說那魔童更深入的故事當懲罰。汨乾瑕說你十分了解魔童的故事,我想聽!

    眉千笑一愣,那汨乾瑕真是的,隨便瞎扯糊弄過去就好了,怎么又把麻煩事扔他身上……

    “行。不過,蛇肉你有沒有興趣?”眉千笑捏起那被開腸破肚的蛇身,對李夢瑤晃了晃,“大補之物,正合適你補補身子!

    “洗干凈些,當下酒菜不錯!崩顗衄廃c點頭。

    “哈,你識貨!上好葡萄酒,樓蘭女王那里討來的,就一瓶,多了也沒有!泵记Φ囊陆缶拖駛百寶袋,竟然從里滿又掏出一個羊皮酒袋,也對李夢瑤晃了晃,里頭傳來滿滿液體沖撞的聲音,“咬一口烤得外酥里嫩的蛇肉,配一口甘醇葡萄美釀……人生不過如此!”

    李夢瑤不怎么好酒,但是西域葡萄酒香甜可口,非常合適女孩子的口味,她喝過不少,挺喜歡。加上在這里天天吃一樣的食物嘴巴都淡出鳥來了,聽到有酒也有些嘴饞,頓時眼睛大放光芒:“好你個沒錢笑,倒是挺會享受!”

    “嘿嘿,過獎過獎……”

    眉千笑跳下巨石,騎馬把蛇帶去河邊洗凈,再回到巨石附近升起火,烤出酥香蛇肉,一切效率飛快,不過半個時辰。

    李夢瑤用拐杖壓在地上當座墊,長長的拐杖兩人并排坐也不算擠。兩人坐在火堆前,一口香嫩的蛇肉,一口甘甜的葡萄酒,真如眉千笑所說,人生不過如此!

    見李夢瑤依然好奇魔童的故事,眉千笑雙眼看向全暗下來的夜空。廣闊的黑幕之上星羅棋布,浩瀚雄偉,漫天的星芒卻也點起了眉千笑曾經的情愫和回憶。

    “魔童和樓蘭女王的相遇,像是命運,又像是天意。兩個都處于心神俱毀,對世間已然沒有期望的人,緣分讓他們相遇。傳說中說是魔童的出現,拯救了樓蘭女王,但誰人知道,被拯救的又何止樓蘭女王。同病相憐,讓魔童的世界不再死寂一片,不知不覺中多了一個堅強的小女孩,讓他重拾生機。

    后來與那小女孩的相處,讓魔童漸漸走出低谷。他陪那小女孩學習兵書,教她武藝,兩人都把自己的注意力移到對方身上,忘卻和彌補留在自己內心深處的一道道傷痕!

    眉千笑說到這里,笑了笑。他忽然記起自己教了蔚遲梨武功后,蔚遲梨每天都喜歡挨著他一起修煉內功的日子。

    他教蔚遲梨的,正是他當時在練的逍遙心法。因為乾坤大挪移是他師傅所創,沒他允許不好亂教別人,而雖然逍遙心法也是逍遙派不傳外人的心法,但都被他師傅給偷了一份教于他了,既然已經得罪了人家逍遙派,那就干脆得罪到底吧,反正眉千笑不說,蔚遲梨也不知道自己學的是逍遙心法。

    后來他離開之后,蔚遲梨把政事大多交給蔚遲萼,她自己瘋了似地苦練武功以絕相思之苦,練了將近八年。以眉千笑這次相見粗略的判斷,蔚遲梨的武功水平恐怕已不在李夢瑤之下,算是西域的隱藏大高手。

    “直到幫樓蘭女王整合西域三十六國,樓蘭女王大仇得報后,樓蘭女王竟變得有些茫然,找不到生存在世的意義,緊接著入了魔似得把魔童視作自己的一切。魔童覺得這樣下去樓蘭女王怕是會失去自我,于是隱姓埋名離開,打算一輩子都不回去!

    “魔童竟然如此溫柔……直到這次尼雅之亂,魔童才又出現?”李夢瑤問道。

    “沒錯!

    眉千笑點點頭。他之前匯報尼雅之亂的時候講述過魔童出現的情況,因為魔童是大庭廣眾之下出現的,很快就會傳遍整個西域,他現在隱瞞李夢瑤也沒用,還不如當做局外人簡單細述一遍。不過外貌他沒和李夢瑤說仔細,其實那日他坐在高臺上,離廣場上眾國王有些遠,北角的平民就離得更遠了,壓根看不清晰他的容貌,這點瞞著沒有問題。

    “那魔童雖然傳言是個冷血殘酷的怪童,但實際上,對樓蘭女王有很重的感情。一見樓蘭女王有難立馬就回來了呢!崩顗衄幮Φ。

    “是啊,魔童對樓蘭女王當然有情……”眉千笑呢喃道,臉朝著天,好似在同另一個也正欣賞著星空的人低語一般。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