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 第六十六章 享受魔鬼城的特產
    眉千笑又趕了幾十里路,終于被他發現遠處的細小的黑點,那些便是商隊了。

    他連忙朝那個方向飛奔過去,越走越覺得不妥,那支隊伍似乎停留在那,沒有行進。如果是休息的話,不可能找這么一個地方,起碼也得找個能擋風的沙丘背吧。畢竟沙漠的日夜溫差極大,原本白天夾著滾燙黃沙的熱風,到了晚上就能化作刮蹭骨頭的寒風。

    當他走到近處,終于看清楚那邊發生什么事了……

    眉千笑走到那隊商隊中,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十多具全身籠罩著土黃色衣服的尸體。這種打扮在西域挺常見,但是一隊人都一個制式的打扮,那就是鯨沙幫了。

    從風沙掩埋的程度來看,他們死了不到兩個時辰。眉千笑檢查了四處,并沒有看到離開的腳印,說明兇手也有不俗的輕功,至少能做到在沙漠上踏沙無痕。無需全程踏沙無痕,兇手只要在臨近處做到踏沙無痕就足以讓人難以偵查兇手的走向,要做到短暫的踏沙無痕這點倒是不難,有點輕功造詣的人都能做到。

    他在隊伍中間逛了一圈,運貨的駱駝乖巧地趴在地上,除了人死了,駱駝和貨物一點都沒有少,連翻過的痕跡都沒有留下。

    這就很奇怪了,對方這不是殺人越貨,更像是殺人滅口哇!

    可是……這不留下更重要的信息嗎?殺了人不拿貨又什么用?

    眉千笑翻了翻駱駝身上的貨物,一翻就翻出一個精致的陶罐,底下還有烏孫國的國印標志。這玩意要不是貢品,他眉千笑的名字可以倒過來寫!

    這些人的死肯定和貢品有關,會不會是劫殺貢品的賊人發現他們錦衣衛追查到鯨沙幫身上,故而殺人滅口?但是這更應該把貢品帶走才對啊,把贓物留在這里豈不是和買櫝還珠一樣可笑。

    想不明白,眉千笑懶得再動腦筋,把這些帶回去給姜譲或者董晟?纯,讓他們去查,反正貢品是找到了。

    不對!貢品是找到了,但是沒有活口說出委托人是誰線索也一樣斷了,他也沒辦法知道是那幫王八羔子殺的烏孫國來使的!

    失策失策!

    眉千笑連忙一具一具尸體檢查,看看有沒有哪些人還有一口氣在。

    結果讓他很失望,幾乎所有尸體都是一刀封喉,一擊斃命。

    而且拉扯掉他們的面紗后,還看到了兩個老熟人。當初他和師傅在鯨沙幫作客的時候,這兩位頭上頂著被揍的包,一左一右諂媚地給他師傅倒酒和扇扇子來著,所以印象特別深刻,看到他們命喪于此眉千笑也是無盡唏噓……

    “沒想到八年前一別,今日再見卻是天人兩隔……一路走好,仇幫主、周副幫主……如果有緣讓我找到兇手,一定為你們報仇,到時定當帶著你們最愛的蛇酒到你們墳前共飲一杯,以慰你們在天之靈……”

    ……

    “放心吧,姜大哥,我會遵守在辦案中途絕對不吃非自帶食物的規定!”聽風非常嚴肅地說道。

    姜譲也懶得去追究她只是這次遵守還是永久遵守的問題。

    姜譲在中原也走過南闖過北,雖沒有到過極西之地,但也見過各種奇奇怪怪的食物。比如各式各樣的蟲子……炸蜘蛛也見識過,但是比巴掌還大的炸蜘蛛那就沒有見過了,所以現在姜譲面對這幾籮筐玩意,也算是又開拓了眼界,不過是反胃方向的眼界。

    “等等,好像有些奇怪的味道……”柳悄悄忽然推開攔著她的倚雪,走到近前,靈巧的鼻子湊到桌上的東西前嗅了嗅。

    “別學眉千笑那種人,老喜歡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倚雪連忙又拉開柳悄悄,擔心她要喝那酒。

    好好一個美男子,喝什么壯陽酒!變成眉千笑那種猥瑣的家伙怎么辦!那家伙肯定就是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喝多了才腦殼總是想些下流的東西!

    “不,我聞到的好像是曼陀羅花粉的味道……”

    “那是什么玩意?”聽風一聽到奇怪的東西就好奇。

    “蒙汗藥就是用曼陀羅花制成,它的用途是讓人昏睡……”

    “所以這些吃的和酒被下了藥?”姜譲大吃一驚,但是壓低了聲音,不讓門外的鯨沙幫聽見。

    “不,如果是想用在我們身上直接用蒙汗藥就好了,不會用曼陀羅花粉……花粉的效果要比蒙汗藥差多了,而且還有些許花香,容易被發現!绷那哪剜。

    “那……”

    聽風正想發問卻被柳悄悄阻止了,她又指了指籮筐里的蛇:“還有,這蛇沒死,只是睡著了!

    “是嗎?”姜譲等人又被嚇了一下,看那條大蛇躺在一大堆香噴噴的佐料中安詳得很,怎么也不像還活著的樣子,“你怎么知道?”

    “我曾經待過寒冷的地方,那里的蛇在白天天氣溫暖的時候才會出動,到了晚上氣溫降下,就會進入類似假死一般的休眠狀態,和冬眠也有些相似。這條蛇現在的狀態就和我看過的休眠狀態很像,可能沙漠地區的蛇和寒冷之地的蛇不一樣,正好相反,白天太熱所以進入休眠……如此類推,或許晚上涼快了就會醒過來……”

    “所以它現在是要醒過來了嗎?”

    聽風話音剛落,眾人都看到籮筐中的大蛇睜開了一雙血紅色的蛇眼,吐了吐信子!

    “小心!”

    姜譲反應飛快,他當了錦衣衛那么多年,早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千鈞一發的危機,已經有了一種面對危險立刻產生下意識反應的本能。

    只見他抽出繡春刀,一刀刺在那蛇身上!

    姜譲發出的力量薄積卻厚發,他的繡春刀一把插中了想要騰起的蛇脖子上,力量非常集中地透體而過,從桌子下穿出,籮筐直接被巨大的力量噴發擊碎。

    就在大家稍稍放下心來的時候,突變又起!

    那蛇頭被姜譲這一擊直接給剁斷了,突然猛地往前射去,那冷漠的蛇眼和凌冽的毒牙漸漸在聽風眼前放大!

    “小心!”

    倚雪一直護在聽風身旁,太緊急連拔刀的時間都沒有,疾風迅雷地揮出繡春刀,精準地攔在聽風面前。那蛇頭一下子撞到了繡春刀的刀柄上,只剩一個斷頭的蛇頭竟然還有意識,狠狠咬住刀柄,肉眼能見強大的咬合力將它的毒牙刺入木制刀鞘之中,注入乳白色的毒液……

    倚雪一陣后怕,這毒物斷了頭仍如此暴戾兇殘,如果讓它碰到聽風,聽風肯定兇多吉少!

    倚雪用力一甩,將刀鞘連著蛇頭甩出,被那毒蛇咬過的刀鞘倚雪不敢要了,誰知道那毒液有多危險!

    忽然他們聽見“咚”的一聲,抬頭一看,房門竟然被反鎖上。而他們面前的另外三筐玩意慢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原來曼陀羅花粉弄暈的是它們……現在它們醒了!

    柳悄悄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指著那幾筐玩意。

    無數蜘蛛蜈蚣和毒蝎從籮筐中爬出來他們才發現,原來這幾籮筐只有上面一層是煮好的五毒大餐,內里的全是活生生的蜘蛛蜈蚣和毒蝎!只是暫時用藥迷暈,等他們松懈的時候才醒來,伺機而動!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