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歷史小說 > 回到戰國當趙括 > 第137章 幕后主使——繆賢!
 藺相如和繆賢這一番話下來,大殿之中頓時風向一變。

向他國走私武器,這絕對是不折不扣的叛國行為!趙括臉色不變,平靜的做出了回應:“藺卿,你是想要用這個來讓大家把目光從虞信勾結秦國間諜這件事情上轉移過去嗎?”

藺相如微微一笑,道:“趙卿,我們先就事論事,讓老夫把這件事情說完如何?”

趙括一攤手:“請吧!

藺相如朝著郭縱道:“你說說吧!

郭縱看了趙括一眼,似乎有些心虛,然后小心翼翼的說道:“是這樣的,不久之前趙卿喚我到他府上,說他趙府的冶煉坊之中有大量武器兵甲存貨想要出售給齊國,并且已經和齊國相邦后勝談妥。

但由于武器數量過多難以運輸,所以他希望我能夠動用郭氏商會的力量來將這些武器運出趙國境內,到齊國邊境處和齊國人接頭!

藺相如繼續問道:“這武器的數量有多少?”

郭縱道:“三千把武器!”

大殿之中一片嘩然。

“三千把,這已經足夠裝備一支精銳部隊了!

“想不到趙卿竟然……”“趙卿可是娶了齊國公主!似乎也不意外!

“唉,看來老夫看錯趙卿了!

就連平原君和平陽君這兩位趙括的鐵桿盟友也是臉色大變,看向趙括的目光之中開始出現幾絲懷疑。

趙括并沒有在意這些紛紛攘攘,而是將目光再一次的投向繆賢。

原來這就是你給我設下的陷阱嗎?

還真是……毫無新意啊。

繆賢并沒有回避趙括的目光,而是朝著趙括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趙括點了點頭,對著繆賢同樣露出了一絲笑容。

藺相如的話還在繼續:“郭縱,你……”就在這個時候,趙括突然開口打斷了藺相如的話:“藺卿,你說了這么久,也該我說一說了!

藺相如有些愕然的看著趙括,頓了好幾秒才道:“趙卿,你……”趙括完全沒有理會藺相如,而是直接對著郭縱道:“郭縱,我問你,方才你說的那些究竟是你自愿說出的,還是有人授意?”

趙括話音落下,頓時就有幾聲低低笑聲傳出。

“這趙卿怎么想的?

郭縱都已經上殿作證了,難道還會臨陣翻供不成?”

“就是,這可是國家大事,又非兒戲!”

“我看啊,趙卿就是亂了,怕了,臨時抱佛腳了!”

趙括并沒有去理會旁人的話語,而是冷冷的盯著郭縱,繼續說道:“郭縱,你可要考慮清楚。

如今大王和大趙百官都在此,眾目睽睽之下有什么事情大王自然是可以幫你解決的。

若是過了今天……嘿,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場你不會不知道吧?”

嘲笑之聲再起,這一次的聲音明顯比之前更大了一下,就連平原君和平陽君的臉上都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雖然沒有開口,但心中想法大抵也如其他人所想。

但下一刻,郭縱的話卻讓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只見這位趙國巨富臉色一陣變幻,突然噗通一聲跪了下來:“大王,郭縱有罪!其實……剛才郭縱所言都是假的,什么證據也都是假的,趙卿從來就沒有向齊國走私過武器,郭縱是被逼的!”

郭縱的話猶如一顆重磅炸彈般投入水面,讓整個大殿一下子完全炸開。

原本有些提不起精神的趙王大吃一驚,整個人下意識的看了一旁的繆賢一眼。

繆賢臉上也同樣滿是意外的神情,雙目死死的盯著郭縱,怒火明顯可見。

趙括并不打算給所有人繼續思考下去的機會,而是立刻就抬高了音調,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有人在暗中授意你在大王面前做假證來污蔑我?”

郭縱臉色入土,連連磕頭:“大王,郭縱知錯了。

實在是郭縱一家老小性命都掌控在他人之手,不得不為啊!

嘩然聲越發的高漲了,原本平靜的大殿一下子變成了菜市場。

“怎么會這樣?

這郭縱竟然真的翻供了!

“郭縱據說也是和官府有聯系之人,誰能逼迫于他?”

“難道是……”趙括高聲道:“究竟是誰想要蒙蔽大王,是誰讓你做假證?

說,說出他的名字!”

郭縱額頭冒汗,身體顫栗不已,但最終還是咬牙指向了大殿之中的一人:“就是他,宦者令繆賢!”

大殿之中一下子陷入了靜止。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原本安靜的站在趙王身后不遠處宮殿某個角落的繆賢。

繆賢的臉色這一刻顯得無比的精彩。

趙括哈哈一笑,然后冷冷的看著繆賢:“宦者令繆賢!原來就是你這個老賊欺上瞞下,想要取我性命?”

繆賢下意識的做出了否認:“趙卿休要胡說,老夫根本就沒有……”“你根本就是想要推卸責任!”

趙括一聲大喝打斷了繆賢的話:“因為你的愚蠢,讓秦國的間諜能夠在長平之戰失敗之后立刻在邯鄲對我行刺;因為你的愚蠢,秦國間諜能以震破天的名義堂而皇之的在上黨郡駐扎下來;也同樣是因為你的愚蠢,秦國間諜才得以才閼與城之中大搖大擺的殺死了虞信!而你,為了推卸責任,不主動追查也就算了,竟然還威脅郭縱想要嫁禍于我?

大趙有你這般佞臣,簡直是大趙之恥,大王之恥!”

趙括這一番話說得又急又快,猶如驚雷一般在大殿之中所有人的耳邊回蕩,頓時讓所有人都變了臉色。

繆賢原本就心虛,加上又是一下子被趙括喝破陰謀猝不及防,因此整個人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

看著這一幕,趙國諸大臣頓時明白了什么。

“你看看宦者令那個樣子!”

“難道真的如同趙卿所言,是宦者令失職?”

“我就說趙卿對大趙忠心耿耿,不可能做出那樣的事情!”

就連趙王都變了臉色,看向繆賢的目光更是詭異莫名。

砰的一聲,趙王拍了桌子:“繆賢,你來給寡人說說,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