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言情小說 > 畫春光 >章節目錄第238章 我爹究竟是誰?
        三天后,是個陰雨天。

    連日的燥熱總算消停了些,臨安街頭多了幾分清涼。

    田父一早起來心神不寧,總想著要回家去,但因事先說過要去拜訪楊監窯官的,也不能不去。

    北城乃是窮文人和小官兒的聚集租住之地,巷子窄得車都進不去,楊監窯官在巷尾一戶人家租了一間半屋子住著,一間做書房兼臥房、待客之所,半間用作廚房。

    田幼薇趁著田父、邵璟和楊監窯官說話,在滿是灰塵的廚房里溜達了一圈,先在桌上看到一壇子咸菜,又在鍋里找到些帶了餿味的剩飯,便知他過得十分窘迫。

    她也不多說,挽起袖子利落地打掃干凈,見田父和楊監窯官談得差不多了,就把他叫出來小聲商量:“阿爹,你和我一起去買些菜回來,給楊伯父做頓餃子?”

    田父不想去,硬被她撒嬌拉著走了。

    邵璟見二人走遠,立刻關了門沖著楊監窯官微笑:“楊伯父,總算只有我二人了!

    楊監窯官將手護著胸口,警覺地退到墻邊:“你要干什么?”

    邵璟看到他的樣子,由不得笑了:“您怕什么?我又不會吃人。我只是想跟您說,我按著您的吩咐,一直活到了現在!

    楊監窯官扶了一下額頭,視死如歸:“我什么都不知道!

    邵璟慢悠悠地倒了一杯劣質的茶水,輕抿:“您不知道也沒關系,我和您說說我最近過得如何。我最近認識了兩個人,一個自稱小羊,一個自稱阿九,您瞧,小羊還給了我這個……”

    他將小羊給的玉佩拿出來:“不知我拿著這個去尋他會怎么樣?會不會被人趕出來?”

    楊監窯官看清那塊玉佩,失聲叫道:“你不能去!”

    “我要去!我不但要去,我還要請他引薦我到御前踢球!

    邵璟好整以暇地看著楊監窯官:“您大概不知道,我最近在臨安城連贏三場蹴鞠賽,算是有了一點小名氣,只要有人肯推我一把,我一準能進筑球軍!”

    “你不能這樣做!”楊監窯官沖上去,試圖搶奪玉佩:“你這是自尋死路!”

    邵璟將玉佩高高舉起,一手抓住楊監窯官,兇狠地道:“我爹究竟是誰?!你若不說,我立刻就去,田家父女不在,誰也攔不住我!”

    楊監窯官看著已比自己高出一截的邵璟,看到他眼里熊熊燃燒的火焰,終于軟下來:“你的父親是……”

    ——*——*——

    出了巷口左轉便是一條賣菜的小街,田幼薇買了半肥半瘦的五花肉,又買了麥面、蔥、油、米、雞、鹽、醬油醋等物,直到父女二人拎不下了才罷手。

    回到楊家,因怕田父聽到不該聽的話,她特意叫:“阿璟,出來幫我們拎東西!

    遲遲不見回答,她納悶地走進去,但見楊監窯官獨自坐著發呆,邵璟卻是不見影蹤。

    “阿璟呢?”田父什么都不知道,還以為邵璟去買酒了。

    楊監窯官沮喪地抬起手捂住臉不說話。

    田幼薇心知有異,低聲追問:“怎么回事?他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楊監窯官捂著眼睛,哽聲道:“他問我一些他父親的事,說著說著他突然就跑了!

    田父大吃一驚:“你和他說什么了?”

    楊監窯官說不出來,只是沮喪地搖頭。

    “我去找他!”田幼薇將東西丟在桌上,沖了出去。

    然而站在濕漉漉的臨安街頭,她并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

    雨下得綿綿如絲,街頭綠柳如織,好些少男少女打著油紙傘從旁經過。

    田幼薇擦一把臉上的雨水,辨一辨方向,往皇宮所在的方向而去。

    朝廷南渡之后好些年才在臨安建的都城,因為沒錢要打仗,宮室建得簡陋,不過就是比尋常人家的房子稍大一些罷了。

    雖然如此,那也還是大。

    田幼薇很快找到皇宮,卻不敢靠近,淋著雨圍著宮城繞了一圈,并不見邵璟。

    衣衫盡濕,也不雅觀,她便在宮道旁的一棵樹下蹲著,抱了膝蓋四處張望。

    她有很強烈的預感,就算邵璟此刻不在這里,稍后他也會來這里。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雨變大又變小,她蹲得雙腿發麻,便站起來圍著樹轉圈,等到腿不麻了又蹲下去。

    如此再三,忽見一乘轎子在她身邊停下,一個干凈清秀的少年撐著傘過來行了個禮:“是田姑娘嗎?”

    田幼薇看他眼生,心生警惕:“您是?”

    少年笑著往后一指,轎簾打起,露出一張溫厚端正的面孔。

    小羊沖著她微微點頭,又放下了轎簾。

    少年殷勤地撐起傘:“我家公子請姑娘過去一敘!

    田幼薇看到小羊,先是歡喜后又搖頭:“我衣服濕了,不雅觀,不方便過去,還請小哥替我道一聲歉!

    少年便又折回去,不多時拿了一件淺色的披風過來,恭敬地道:“我家公子讓小的和您說,這披風是新的,您不用避嫌!

    田幼薇道了謝,裹了披風,那少年的傘早撐到了她頭上:“您請!

    侍人打起轎簾,小羊朝她俯了俯身,抱歉地道:“請見諒,我不方便下轎,你這是怎么回事?”

    田幼薇不敢完全講真話:“我在找阿璟,我和他失散了!

    小羊微皺眉頭:“你們……吵架了?是在這附近走散的?”

    田幼薇點頭。

    小羊略一沉吟,道:“天色漸晚,又下著雨,你總不能一直這樣,前方有個茶樓,還算雅致,你跟著殷善過去喝些熱茶吃些小食,我來找邵兄!

    田幼薇想想也沒其他辦法,便行禮道謝:“多謝您了!

    “不必言謝,安心等著吧!毙⊙驌u頭,示意轎子繼續前行。

    給田幼薇遞披風撐傘的少年微笑著道:“姑娘請,小的領您過去,您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小的叫殷善!

    田幼薇此刻最大的需求就是找到邵璟。

    她跟他一起這么多年,從不曾見他不管不顧地拋下她獨自離開。

    她不說話,殷善也善解人意地不多話,進了茶樓先要個安靜的雅間,讓人燒個炭盆過來,又熬姜湯。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