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修真小說 > 黑狗修仙傳 >章節目錄第263章 不是泡妞,而是被泡
    老黑懊惱的正仰天怒吼,卻聽一陣鈴鈴聲再次響起,卻是妙人花花,扒著自己狗耳捉摸了半天,頓時心下一狠,竟輕輕拽下一個鈴鐺來。
        看看老黑又瞅了瞅手捧的鈴鐺,又是思索了半天,猛地堅定的一繃嘴,這才伸出纖手,撫摸著滿頭的五彩秀發,挑出幾根狠心拽下。
        老黑陣陣心疼:“花花,多好看的狗毛啊,拽了干什么?”
        花花卻掛著紅撲撲的小臉,微笑著低下了腦袋,手中卻不緊不慢的搓著五彩秀發,把鈴鐺穿在了五彩花繩上。
        細細的一陣忙活,通紅的俏臉更低了,卻猛的捧著銀鈴抵了上來,嬌滴滴倩聲說道:“給你!
        老黑瞄著低垂的俏首,卻是不敢接了,愣愣的問道:“你給我個鈴鐺?做什么?”
        妙人也不回答,只是再遞一次:“給你!
        老黑看看嬌羞打蔫的紅耳,又看看秒人的惴惴不安,心中頓感好奇:“花花,小紅看的出來,這可是你貼身閨寶,送給了小紅難道你不心疼?”
        說的妙人芳心頓怒,撅起了小嘴兒狠狠又是一遞:“別說了,給你!
        傻傻的老黑想接卻是不敢,只能裝慫說道:“耳朵上穿個洞,小紅怕疼的!
        剎那間羞紅的小臉猛地一仰,卻是微掛怒意再次一遞:“哎呀!小紅,你有完沒完?不要,可沒處后悔去,給你!
        “算了,花花一片好心,打個洞就打個洞吧?”說著伸出了雖已化形卻仍是毛絨絨的狗臉,一手抓著狗耳又說道:“恬恬,不如用你的獠牙,給小紅咬個洞來?”   
        妙人大怒,頓時對著狗頭就是秀拳一記:“哎呀!你好笨!誰要咬你了?一只狗鬼,難道還怕沒個洞來?”
        被揍的老黑、頓知大哥為什么打不還手了,不是不能還手,而是不忍還手,一臉愁容的癡癡傻笑道:“呵呵!可是?咱又不是狗妞,耳朵上掛個.......”
        妙人卻頓感不耐:“哼!你真笨,非要訛著花花親自給你帶!來吧!”    說著,一把薅住了紅紅的狗胡子、拽在了身前,仔細認真的拿花繩栓了拴。就這樣,一個小巧的銀鈴就系在了紅紅的狗下巴上。纖手一撥,鈴鈴悅耳,忍不住也是甩了甩娥首。
        老黑得意的搖著腦袋,大笑:“呵呵!本來還想剪掉呢,這敢情好.......”
        可好字還沒說完,頓時心頭一驚,揚起腦袋愣愣的問道:“花花,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定情信物?”
        纖手狠點老黑大狗臉,卻是掛著微笑的一哼,再次低下了紅彤彤的一抹嬌羞:“哼!知道了還說?”
        老黑撇著狗眼看了看,頓時揚天大叫:“我的豿娘!我老.....紅、可是品行端正的狗子?”
        妙人一撥胡上鈴鐺,卻一把撲在了壯碩的胸膛上,低低倩聲說道:“嗯!恬兒相信你是個好狗,好狗,你可記好了,花花的鈴鐺可是一對兒哦!”
        老黑胸中一陣滴血,忍不住推開溫存,伸出手來,打的狗臉啪啪作響。
        “哎呀!這樣打多疼?”說著,對著老黑狗臉一陣愛撫。
        “花花,我可是鬼,打了也不疼!可是,心中,心中.......”
        “嗯!不要說了,我就知道你心中有花花!
         啪啪!聲音更響了。
        妙人花花這次卻是不攔了,竟滿含期待的靜靜看著,伸出了手來,沖著老黑胸膛探了探。
        紅狗心中也不知道是悔恨還是懊惱,大叫道:“別攔著我,讓我自己打死老黑算了!
        恬兒惴惴不安的心中一陣打鼓,輕聲問道:“老黑是誰?干嗎非要打死老黑?”
        老黑狗眼圓睜,大吼道:“別攔著我,打死了老黑,以后小紅就是你的!
        纖纖玉手再次對著狗頭很狠一點:“嘻嘻!你狗腦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我,小紅,本來就是老.......”說到這里,那個黑字,如同噎住了脖頸,卻是再也無法出口。
        花花伸著纖手又擩了擩寬厚的胸膛,又是一句:“給我!
        老黑懊惱的呲著自己大嘴大叫:“恬兒!已經是你的小紅了,你還要什么?我還能有什么給你的?”
        “哼!花花生氣了哦!”
        嘟嘟的小嘴兒一噘,老黑卻是大急,忍不住勸道:“別!舔舔妞生氣了,小紅會傷心.......”
        說到這里,忍不住伸出手對著自己狗嘴又是一個巴掌,后悔卻又欣喜若狂的心中,再次對著自己一陣咒罵;‘我狗子怎么變的和鱉大哥一樣,這么的..........賤!嗯!不怪我老黑!
        想到這里,轉瞬間卻是仰起了狗頭,破口大罵:“賊老天,你又掛了個花花在我心上,我一個死去活來的狗子,能撐得住嗎?’
        頓時晴天一聲霹靂,隨后一個沉悶卻又堅定的聲音說道:“狗子,別他媽給你個便宜,你還自覺的委屈?我管你撐不撐的住,只要你狗老子爽就行!
        一聲驚雷,嚇的妙人花容失色。不過,也算有理由再次一把撲在了狗子懷中。
        正溫存的二狗,卻聽一陣討厭的嗒嗒腳步聲,漸漸傳上二樓。
        “客官,剛剛打雷正劈在咱家樓頂上。哎!你看看,你看看,打擾尊客大事了,咱可是瞎鬼一條什么也沒看到。不過,咱酒館存酒都在閣樓,這下好了沒了供應,如果二位不介意,還請喝完了改日再來?”鬼小二當真算的上機靈鬼一條,說罷,也不再啰嗦,倒退著回去忙活修屋頂了。
        二狗聽聞頓感尷尬,卻被嬌羞的權恬兒扔下一顆鬼丸,拽著老黑狗手,跳出了窗外。
        鬼街之上,權恬兒雙手緊緊攥著一個碩大的、一身紅裘大衣的紅毛狗頭壯鬼左臂。臉頰貼在肩頭,緩緩簇擁漫步。
        雖是戀人漫步,可紅毛狗頭鬼卻顯得一臉古怪,好似頗不習慣身側的嬌軀,卻又心下不忍拒絕,只能看著街上飄蕩的眾鬼羨慕的眼神撇來,貌似慚愧的時不時面漏羞澀。
pk10冠军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