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國工程 >章節目錄第六百九十六章職工的私生活
    掛了王文帥的電話,算算時間,中國時間下午三點,阿基及利亞那邊的時間應該是上午九點,余慶陽又打電話給安吉拉。

    “上午好,親愛的boss!”電話里傳來安吉拉清脆的聲音。

    “安吉拉,我這里是下午!”余慶陽笑著糾正道。

    “但我這里是陽光明媚的上午!”

    “好吧!上午好安吉拉!”余慶陽沒有和她繼續糾纏上午還是下午。

    “boss,有什么指示?”

    “幾內亞那邊報告我看了!做的不錯!短短幾個月就站穩了腳跟,還開始了擴張!”余慶陽笑著夸獎道。

    “多謝boss的夸獎!boss,口頭夸獎是不是有些虛?來點實惠的!”

    “你想要什么實惠的?”

    “我要求休假!最近我的皮膚都變得粗糙了許多!”

    “安吉拉,你的皮膚變得粗糙,和休假沒有關系,我看你需要找個男人,滋潤一下,你的皮膚一點會變得光澤水潤!”

    “噢!天吶!boss,你不給我假期,我上哪找男人去?找那些粗魯的美國大兵嗎?

    中國大兵到是不錯,可惜他們太死板了!”安吉拉大聲抱怨著。

    “好吧,為了你的內分泌,我批準你休假了!你可以在你感覺可以離開的情況下,決定自己的假期!”余慶陽笑道。

    對這些外籍雇員,余慶陽從來不干涉他們的私生活,只要不影響工作,余慶陽才不會去過問,他們或者她們,昨晚和誰在一起。

    就算是本國的職工,國內的余慶陽也是一概不過問,在國外的也只強調一點,那就是注意安全,不要影響家庭!

    “boss,我抗議!你這個假給的實在是太沒有誠意了!”

    “這還沒有誠意?你可以自由安排休假時間!”

    “如果你這個電話不是給我安排任務的,那還算有誠意!”

    “呵呵!這個任務不需要你親自去完成!只需要你把上次那兩個混蛋繼續派到莫桑比克就可以了!”

    “莫桑比克妥協了?”

    “是的,他們已經決定接受我們的條件,你可以安排杰里弗和喬治繼續去談判了!”

    “好吧!我這就安排!boss有什么要交代的?”

    “咱們該爭取的利益不能少,但是適當的也要給莫桑比克一些甜頭!

    我們去是投資的,我們的口號是合作共贏,而不是去做一個貪戀的掠食者!”

    “明白,我們的口號是幫助莫桑比克發展經濟,幫助莫桑比克人民過上好日子!”安吉拉放肆的笑著,重復道。

    “對,就是這樣,千萬不要像上次一樣,上次那兩個混蛋,太影響公司形象了!

    你轉告他們,這一次再敢用那種方式談判,我會親自踢他們的屁股!”余慶陽笑著罵道。

    上一次,杰里弗和喬治搞得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計謀確實不錯,但是他們的明修棧道太猥瑣。

    簡直就是明目張膽的假公濟私,去泡妞的。

    “明白,我會經過他們的!”安吉拉笑著答應道:“不用boss親自踢他們的屁股,這次他們再敢管不住自己的褲襠,我會給他們踢爆的!”

    “好,就這樣!”余慶陽笑著掛了電話。

    時間飛逝,轉眼來魔都已經是四天了,又該返回泉水了。

    泉水那邊肯定又堆積了一大堆的文件,等著他簽字。

    田甜爸媽已經從老家回來,這一次自然沒有借口帶閨女回去。

    好在,回泉水處理一下公務,安撫一下后宅,接著還會回來。

    回到泉水,余慶陽馬不停蹄,連家都沒有回,就直接趕到公司召開會議,這個會議是余慶陽在魔都的時間就提前安排好的。

    會議上,全票通過了,把華禹百貨的地位提升為一級子公司,集團副總向敏擔任華禹百貨總經理,負責華禹百貨一切事物的決議。

    另外余慶陽也通報了關于科研公關組的最先科研成果:污泥灰渣制磚專利技術,以及白龍港污水處理廠的進展。

    關于重啟莫桑比克談判的事情,余慶陽都在會上做了通報。

    會后,余慶陽剛剛回到辦公室坐下,外面就傳來一陣哭鬧聲。

    拉開門走出去,“怎么回事?”

    “請董事長替我做主!”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看到余慶陽出來,哭著喊道。

    “這位大姐,有什么事,到辦公室里說!

    你們都散了!工作都做完了?”余慶陽把婦女讓進辦公室,又驅散看熱鬧的職工。

    “大姐有什么委屈,你說吧!”

    “董事長,你可得給我做主!我家那口子不是人!他喪良心,我在家辛辛苦苦照顧小的,伺候老的,他倒好,在外面胡搞……”婦女一聽余慶陽問話,又哭喊起來。

    “大姐,你先別哭,你總得先告訴我你老公是誰吧?”聽了婦女的話,余慶陽大約猜到了原因,無非就是公司那位職工,在外面胡搞,被老婆發現了,能到集團來鬧,自然得是下面子公司的領導。

    “我老公是趙鑫磊!他在外面和洋女人搞到一起了……”說著又要哭。

    “大姐,你先別哭,這事你有證嗎?如果有證據,我這邊一定會嚴肅處理,就地免職,留黨察看,這樣的歪風邪氣絕對不能姑息!”

    “?就地免職?還要留黨察看?”趙鑫磊的愛人有些傻眼,她沒想到處理會這么嚴重。

    “沒有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已經是考慮他趙鑫磊這幾年在外面比較辛苦,將功贖罪的結果了!

    大姐,你要相信公司,相信黨組織,一定會替你做主的!你把證據交給我,我這邊馬上召開黨委會,研究處理趙鑫磊!”余慶陽一臉嚴肅的說道。

    “證據?我……我只是聽他們說的!”趙鑫磊的愛人那還敢拿出證據來。

    “大姐,我這可就要批評你了!沒有證據的事情怎么能亂說呢?尤其是到集團公司來鬧!

    你知不知道這樣影響多壞?本來趙鑫磊再有一個多月就要回來了,集團黨委還在研究給他加擔子!結果你這一鬧,什么都沒有了!”

    “董事長,對不起,我只是一時糊涂……您就當我沒有來過……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就走!”說著,趙鑫磊的愛人慌亂的逃出余慶陽的辦公室。

    看著趙鑫磊愛人慌亂離開的背影,余慶陽無奈的笑著搖搖頭。

    
pk10冠军技巧